•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少女诈欺师全

    发布时间:2019-11-21 01:44:06   






    「报告长官,目标人物确认死亡!」


      「哦。」


      「长官?目标人物确认死亡!」


      「嗯。」


      「长官?目标人物…」


      「听到啦。」长官不耐烦地回应,「目标人物确认死亡。巴格野鹭没错吧?」


      喀。


      长官行屍走肉地放下话筒,拉开抽屉,捧出里面厚厚的一叠卷宗。


      「○○××……干他娘的!还确认死亡咧!这是第几次确认死亡啦?新来的

    探员就


      是搞不清楚状况……」长官的嘴唇习惯性地抽动着,漫骂着无意义的言词。


               翻开桌上沉甸甸的卷宗目录…


      「哼哼哼…死亡次数都超过乐透的投注选项了…干!这个巴格野鹭到底是会

    不会死啊


      ?」


      巴格野鹭。


      人类史上最强的诈欺师。


      败在他手下的黑鹭、红鹭、白鹭不计其数,出道以来的诈欺生涯未尝一败。


      其强悍的犯罪实力,就连死神、黑白无常、阎罗殿的主簿们,也全都难逃一

    劫。


      也因此,巴格野鹭又被FBI称为「永远不死的诈欺师」。


      因为,从他出道以来,确认死亡的次数已经多不胜数了。


      但每次他都又活了过来。


      「没什么啦,阎罗王也是很好骗的。」巴格野鹭常常这么说。


      阴间。


      巴格野鹭终於玩腻了。


      这个世界已经对他毫无吸引力了。每个人都太好骗了。就连阴间的傢伙也是

    一样。


      黑白无常上回买的健康食品还没吃完呢,这回又被他半哄半骗买了一堆高纤

    养生丸。


      阎罗殿的主簿又换了个新面孔。八成是上回那傢伙挪用公款,结果东窗事发

    了吧?早


      告诉他一次不能捞太多的,那死小子就是不听……干这行可是很讲天份的!


      面对已经见面数十次的阎罗大王,这回巴格野鹭也不浪费时间叙旧了。


      「阎老弟,地球太无聊了,送我到另外一个世界吧…最好是美女多得要死、

    有很多魔


      法可以玩、又可以骑龙屠龙跟龙女杂交的那种……」


      「当然啦,凭咱们的交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办吧?我要投胎投个好家庭,钱

    多事少不


      用工作不用操劳的那种…」


      当然没问题。现任的阎罗王还是仰赖着巴格野鹭的指点,才一路从基层爬到

    了现在的


                   位置上呢…


      大笔一挥。


      巴格野鹭的新生活…哦不,新生命…立刻就决定了。


         异世界、魔法与龙的国度、最强之地的第二十二王子…


      为什么选二十二呢?因为他闲闲没事做,不可能登上王位,不用和大哥二哥

    三哥勾心


      斗角,也不用怕王朝太早衰败……零用钱又永远花不玩……


      第二十二王子。这真是最适合巴格野鹭的梦幻生活啊…


      Prince 22nd,第二十二王子。


      可惜…在公文传递的某些环节里,却被几个白目的办事员给抄错了……


               PrinceSSand……


      新生命的第二十二天。


      「唉,真是无聊啊…」巴格野鹭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体。


      没办法。新生儿的视力和听力本来就烂到不行,所以他这阵子根本看不清听

    不明,只


      能靠窗外的光线明暗来判断日子。


      身为最顶级的诈欺师,他对时间的估计达到了比钟錶还要准确的程度,分毫

    不差地掌


      握了这个世界的初步环境。


      一天约莫是二十五个小时,比地球长了那么一点点。当然啦,这不排除随着

    季节变化


      的可能。毕竟只统计了二十二天,样本数还是不太足够的。


      经过了三个礼拜以来的生长和发育,巴格野鹭这时总算掌握了勉勉强强的听

    力与视力


      ,准备开始下一阶段的探索。


                   叮铃铃……


      小婴儿伸展了四肢,让摇篮上吊挂着的玩具们发出声响。


      侍女和奶妈们很快就会过来了。今天,总算可以鉴定鉴定这个世界的美女水

    准了!


      「○○○○○○○○……」


      嗯,不错不错。虽然听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不过这个声音是够清脆悦耳的,

    姿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应


      该不会太差吧?


      轻盈而细碎的脚步声、纤细窈窕的身影,很快来到了摇篮边。


      「哇塞!好美的女人啊!」巴格野鹭自然而然地流下了口水。反正婴儿的口

    水本来就


      多,一点也不会让人怀疑。


      眼前的这位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小巧的脸蛋、白里透红的肌肤、水汪汪

    的大眼睛


               、一眨一眨的秀气睫毛……


      「哇靠!早知道就不在地球复活那么多次了…早点来这里不是很好吗?哇塞

    ……好正


      点的女人啊……」巴格野鹭的口水越流越多。


      「○○○○○○○,」美丽的女子抱起了巴格野鹭,将他的小嘴巴放到胸前

    …解开了


                 束缚美乳的衣襟……


      好亮啊!


      好白啊!


      好圆啊!


      巴格野鹭目眩了。


      心醉神迷。


      虽然在地球也狎玩过很多美女,但几时见过这等绝色?


      硕大丰盈的乳房,竟然还维持着少女般的挺翘。结实却又柔软,绵细却又充

    满弹性…


      而且那乳晕和乳豆……竟然还是最瑰丽的粉红色!


            巴格野鹭贪婪地舔舐那绝美无伦的乳头……


      眼前的丽人一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巴格野鹭熟悉的呻吟和娇啼……


      「…啊……○○○○○……」


      「……呀……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啊……嗯……」


      巴格野鹭熟练地使出挑情绝技,小腹一鼓作气,用最强大的吸力含住那吹弹

    可破的乳


                    房……


      噗!


      一股芬芳浓郁的乳汁,洒入了新生儿需索无度的小嘴里……


      好香、好甜、好美味啊!


      巴格野鹭尽情地品尝美女的汁液;坐在椅子上的美丽女子,也动情地享受怀

    中婴孩高


      超的舌技。


      胸前传来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噢……好快乐……好快乐啊……


      美丽的女子忍不住解开了另外一边的衣襟…将另一个早已兴奋激突的乳房裸露出来…


      纤长的手指搓揉、爱抚着自己娇嫩的峰峦……想像着丈夫在自己胸前温柔的爱怜……


      「……嗯……嗯……啊……啊……呀……呀……」


      「……嗯……嗯……嗯……○○○○!!……啊……呀……」


      「……啊……啊……呀……嗯……嗯……嗯……啊……」


      美女充满诱惑的呻吟声,让巴格野鹭的小舌头更加兴奋、越来越肆无忌惮!


      「虽然老子还只是个二十二天大的王子,但已经能把这个大美人搞得欲火焚

    身、欲罢


      不能啦!哇哈哈哈哈……」


      喀锵。门打开了。


      婴儿房里奇怪而class="innerlink">淫糜的声响,当然惹来了无数的侍女。


      蜂涌而进的每个女孩,全都面红耳赤,羞得转过了头、掩住了脸,却又从指

    缝间偷偷


                   地窥看……


      身为王宫里的女性成员,对这方面的知识当然都是略有耳闻……不过眼前的

    景像……


          实在是太过刺激、太容易让女孩们忍不住动情了……


      抱着公主的丽人…上半身已经未着寸缕了。她绝美的脸蛋上满是潮红、娇小

    的嘴唇像


      溺水的女孩般挣扎着、呼叫着、发出一阵阵令人脸KKKBO网跳的娇吟和浪啼……纤白的小手早


      已探入裙下,正在那芳草萋萋的嫩class="innerlink">穴中揉进……揉出……揉进……揉出……


      「……○○○○……」「……○○○○……」「……○○○○……」女孩们

    细声细气


      的讨论,没有逃过巴格野鹭的小耳朵。不过身前的丽人,早已迷失在情欲的

    海流中,沉溺


      不可自拔……完全没发现自己的浪态正被无数的女孩们欣赏、观摹、倣傚着……


      「……呀……啊……啊……啊……嗯……嗯……」


      「……嗯……嗯……呀……哈……啊……啊……」


      「……呀……呀……嗯……啊……啊……呀……」


      乳房每一次的喷射,都带给了她又一次的高潮。她好快乐!她……好兴奋!


      这么多天来,她头一次希望公主能多吸一点、再多吸一点……她忘记家里还

    有自己的孩子也要吸奶、更忘记该留下一点乳汁给好色的老公……


      这边的乳汁快吸完了。她将公主的小嘴移到另一个乳房、让公主再带给她另

    一波连绵不断、惊涛骇浪的高潮……


      这边也快没了。她又将公主的小嘴再移回来……让公主继续吸吮她刚刚才又

    新分泌的乳汁……再移过来……再移回来……再移过来……再移回来……公主带

    给她的快乐实在是难以言喻……美丽的女子累坏了。


      她高潮地虚脱了。噢……小公主真是太可爱、太美妙了……小公主的舌头好

    厉害呀……人家……明天要早一点来……早一点…享受这美妙的激情……幸福的

    感觉……


      巴格野鹭过得非常愉快。


      这个世界果然美女如云。


      那天的漂亮奶妈,在他众多的奶妈里面只能算是中上之姿。


      但即使是相对最不出色的那一个,亮丽的脸蛋和身材也足以在地球风靡全世

    界了。


      那些还只不过是临时征召的奶妈。负责照顾巴格野鹭的侍女们,至少都比奶

    妈们还要美上一分两分。至於母亲们……嗯,便宜老爸的妃嫔们……那就更不用

    说了,全都是只有传说中才能看到的,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那种超绝色美人。

    可惜,巴格野鹭的亲生母亲难产过世了。她是最美的,国王最喜爱的妃子。


      巴格野鹭的确觉得很可惜。身为一个良心连狗都不屑啃的诈欺师,他对这个

    便宜妈妈一点儒慕之情也没有。看着自己妈妈生前的画像,他总是在脑袋里意class="innerlink">淫

    着母子相奸的激情场面呢…


      至於他的老爸……这个便宜老爸对他是爱死了。他将对亡妃的爱恋与追忆,

    全都转化为对女儿的疼惜与温柔。光是命名大典,就让巴格野鹭折腾了一整天

    ……虽然他只是躺在摇篮里呼呼大睡…但那也够闷够累的了。


      罗严克拉姆?巴格野?鹿。


      小名鹿儿。


      这是王国长公主的名字。巴格野鹭的新身份。


      巴格野?鹿。


      巴格野?鹿。他最近过得十分郁闷。


      自从他…哦不,她……自从她的手脚活动距离够长,能够摸到自己的两腿之

    间之后…她就把阎罗王的祖宗十八代都诅咒了百八十遍。


      干!


      每天早上,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暗骂一声。


      唉。


      不过呢,鹿儿她还是很看得开的。


      反正年纪还小嘛,用不着担心什么。谁说只有男的才能有后宫?老子我就要

    来建立一个长公主的后宫!


      GL是可以培养的!这些美女们一个都跑不掉!老子我一定要让她们全都沉

    迷在我的棒……我的裙下!


      这阵子老子我不是光靠舌头就让奶妈们爽得东倒西歪吗?就连没有乳汁的侍

    女姐姐们,也都争先恐后地来让老子品尝……


      哼哼哼!老子我就要来创下异世界种马的首例!第一个妃嫔无数的公主!


      「……○○○○……」一曲悠扬的歌声响起,在鹿儿的耳边抚平她愤恨难当

    的心情。


      这几天每当她脾气一大,这首曲子就会适时地播放,让她挥舞躁动的四肢平

    复下来。


      不过说也奇怪。房间里面又没人,播音乐的到底是什么魔法道具啊?这也太

    神奇了吧?会自动侦测婴儿状态?


      鹿儿辛苦地转动小脑袋和眼珠子,试图找出声音的来源。


      看了老半天,一点可疑的迹像都没有。


      「哈啰?」鹿儿试着发出声音。反正房里没人,而且这个世界也没人懂地球

    的语言。


      「哈啰?」


      「喔嗨唷……」


      「蒿阿黝……」


      「你好吗?美丽的女孩?」


      「美丽的女孩……你在哪里?……自从我见到你……」这是巴格野鹭在地球

    常唱的搭擅专用曲。虽然老套,但是有效。


       鹿儿唱着唱着……忽然……


      「鹿儿?」一个清脆甜腻的声音传来…「小……小……小公主你看得见我?」


      一个小小的身影飞了过来,停在鹿儿面前。


      一位非常美丽可爱、背上拍着透明翅膀的小妖精,一脸兴奋地看着鹿儿。


      鹿儿的口水又流出来了。


      眼前的小妖精,实在是太性感、太诱人了。


      虽然她的身高不足三吋,但是身材玲珑、浮凸有致、一对双峰高高挺起、那

    个柳腰微微轻颤……她穿着低胸露乳沟的细吊带短裙,裙摆下修长的美腿、透明

    的蕾丝内裤、芳草萋萋的蜜class="innerlink">穴…就正对着鹿儿还有一点远视的视线交叉点……哇

    靠……好正点的小美人啊……那个肉瓣……好紧窄……那件内裤……好性感……

    那对美腿……好诱人……


      「鹿儿?」小妖精感受到鹿儿灼热的视线,俏脸一红,双手压住裙摆,换了

    个角度。


      「鹿……鹿儿……你你你的眼睛好…好奇怪……」小妖精光是顾着裙下,却

    没发现自己的的胸前露了出来,正让鹿儿饱览她凝如羊脂、细如水蜜的诱人美乳

    ……


      「美丽的女孩……你是我的小天使……」鹿儿挥舞着还不太听话的四肢,唱

    着那首歌的后半段旋律。


      噗嗤。小妖精甜美的笑声有如黄莺出谷,诱人的酒窝让鹿儿的小心脏怦怦怦

    地跳。「人家才不是天使呢,人家是鹿儿你的守护妖精……我叫蕊儿……」


      「鹿儿,你好厉害呀……难怪长老说你是千年一见的天才……普通小贝比要

    好几个月才能看到我们呢……」小妖精class="innerlink">KKKBO地在空中转圈圈,丝毫没注意到自己

    春光外泄越来越严重。


      「鹿儿你天生就会魔法语呀!不愧是魔法王国的长公主!」小妖精越来越兴

    高采烈,鹿儿也努力垂涎着她越来越裸露的玉体。


      阎罗王当初对巴格野鹭的安排当然是很完美的。这个世界的魔法语,就是地

    球上的汉语,巴格野鹭的母语。


      而所有的魔法咒语,全都是汉语绕口令。


      魔法书,就是汉语绕口令大全。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这是一级火球术。


      「手艺学不会材料用得费正是会的不费费的不会」初级冰霜术。


      「家后有座庙天天猫来尿不知是庙尿猫还是猫尿庙」二级风息术。


      「石室诗士施史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氏视十狮恃矢势……」施氏食狮史,


      全文九十一字,传说中的土系禁咒,有毁天灭地之能。


      当然啦,光是会念并不行,也要有相应的魔法力才能施展。不过一般法师都

    是魔法力有余、魔法语能力不足,根本念不出这种天书一般的咒文。


      我们美丽可爱的长公主鹿儿,虽然已经可以轻松背出土系禁咒,但魔法力只

    能施放十分之一个火球,把蕊儿的小裙子烧个精光。


      「天哪……鹿儿你实在是太厉害了!」蕊儿虽然没穿裙子很害羞,毕竟不会

    防范同为女儿身的公主,「哇……我第一个照顾的小贝比竟然是超级魔法天才…

    …人家好高兴哦…………」


      鹿儿的口水已经流到摇篮上积成一滩水洼了,她好想把蕊儿抓住,好好爱抚

    舔弄一翻


      啊……从来没有玩过这么精緻可爱的小小小美人呢!


      在蕊儿的悉心指导下,鹿儿不到两岁就完全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类人族通用语,

    另外还学了一些兽人语、矮人语、精灵语、人鱼语,当然还有妖精族的特有语言。


      身为顶级诈欺师,语言学本来就是鹿儿的强项。一法通万法通,熟习汉语和

    拉丁语系的鹿儿,迅速掌握了不同语言的所有特性。


      每天的生活不再无聊了。一天六餐喝奶舔弄挑逗奶妈,休息时间让侍女姐姐

    们爽到高潮。一般小婴儿长达十几小时的睡眠时间,则多半是蕊儿的语言、历史、

    地理、魔法课程,反正鹿儿只要睡五、六个小时就够了。


      在蕊儿面前,鹿儿是个生而知之的魔法天才。而在一般人的面前,鹿儿只是

    个既漂亮又可爱、安静柔顺、笑容可掬、不爱哭闹的好孩子。跟她哥哥们难以照

    顾的婴儿时期比起来,鹿儿的表现完全符合大家对长公主的期待:如同过世王妃

    一般的美貌、恬静、温柔。随着长公主渐渐长大,开始吃副食品、燕麦片,奶妈

    们却一个也不肯离开。每位奶妈都天天来宫里报到,享受让长公主弄到高潮的极

    顶快乐。


      「啊……啊……呀……哦天哪……啊……呀……呀……」奶妈们一声声的娇

    吟,都自动在鹿儿的脑袋里翻译成了魔法语。


      「……呀……小公主……哦……哦……小公主……噢……噢……」


      「…呀……啊……嗯……嗯……啊……啊……公主……人家……啊…」


      「……呀……要……要飞了……啊……啊……呀……呀……嗯……」


      不知何时,鹿儿的便宜老爸,魔法王国的国王,居然出现在婴儿室里。


      没有侍女注意到他。


      因为每位侍女,此刻都是衣衫不整、痠软无力,瘫倒在地毯上,爱抚搓揉着

    自己的双乳和蜜class="innerlink">穴,红扑扑的俏脸既害羞又爱看地,盯着淫荡的奶妈和乖巧的长

    公主……


      看到美艳成熟的奶妈、那对喷着香浓乳汁的雪乳、还有倒了一地的娇俏侍女,

    国王的巨棒立刻挥出了全垒打,将裤子的缝线给崩坏了。


      抱起一个柔若无骨的美貌侍女,国王就对准那已经泥泞不堪的蜜class="innerlink">穴中宫直进!!


      「啊!!!!…………呀……呀……呀……」


      虽然已经自慰、手淫过无数次,数秒钟前还是处女的漂亮姐姐,仍然感受到

    下体那强烈的疼痛……还有那随之而来,爽到极点的满足感!


      「呀……呀……啊……啊……啊……啊……呀……呀……」


      「……呀……陛……陛下……您……插……插得婢女……好……好爽……」


      「……呀……哦……呀……天……天哪……呀……好厉害……呀……」


      「呀……啊……陛……陛下……人家……好……好class="innerlink">KKKBO……啊……」


      美貌侍女和人妻奶妈的浪啼,交缠成仙乐一般的春药,让婴儿房里的女孩们

    都更舒爽、淫荡、越来越情欲难当了……


      国王疯狂地抽插身前紧窄的肉class="innerlink">穴,一边视奸意淫着奶妈胸前诱人的乳房……

    想像自己正奸淫着她……想像自己胯下的娇躯就是那爽得快要晕倒的奶妈……想

    像着……不过他毕竟还是理智的。即使是国王,也不能随便奸淫良家妇女。就算

    是寡妇,按照王室规矩也是不能娶进宫里的……


        但是……虽然不能插……喝喝奶总可以吧?


      国王将怀里被干到失神的侍女轻轻放下,拉了一条薄被,让她在长躺椅上休

    息。


      然后走上前,加入他心爱的女儿鹿儿,吸吮、爱抚那让他目眩神迷、心神荡

    漾的诱人美乳。


      鹿儿很快就多了一个新妈妈,那位幸运的侍女姐姐。


      原来的妈妈们并没有排挤她,反而满怀感激,因为她让国王重振了雄风。


      自从鹿儿的亲生母亲过世之后,国王就一直有早泄的症状,让妃嫔们满腔的

    欲火无处发泄。现在不一样了。容光焕发的妈妈们每天都抽号码牌,轮流陪伴国

    王来探望女儿。她们不但渴望国王粗大的肉棒、更享受鹿儿魔法一般的「邱比特

    之舌」。妈妈们恨不得每天把鹿儿抱到自己的房里,尽情享受那高潮、失神、再

    高潮、再失神、爽到天边连绵不绝……


      「呀……公主……不……不要……陛…陛下快要来了……哦天哪!」


      「不不……公主……不要……公主……不行啦……快停……」


      「不要!噢不要!啊……好冰……公主怎么这么调皮……人家……不要啦…

    …」


      鹿儿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改善这个国家保守的衣着设计。


      明明身材这么好,美腿这么纤窕修长、嫩白晶莹,怎么可以被长裙掩盖住呢?


      虽然她画了厚厚一叠服装设计图,却没有一个侍女肯帮她制作出来,所以只

    好自力救济了。


      眼看便宜老爸就要来了,鹿儿对准一个最漂亮、最温柔、个性最好的侍女,

    发出一记冰霜术。


      恰到好处的寒气,将侍女姐姐的蓬蓬裙冻成一片薄冰。害羞的姐姐俏脸唰一

    声的变红,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因为只要轻轻一抖,那片裙子就会荡然无存

    了。


      时间刚好,鹿儿的便宜老爸来了。


      就在众侍女准备行礼的时候,鹿儿蹦蹦跳跳的经过那片冰裙子,身后暗暗发

    出一记小火球……就在便宜老爸的注视之下,那件裙子碎成片片,只留下露出大

    半截大腿的性感模样……


      「……呀……陛…陛下……」漂亮姐姐娇羞的脸蛋又变得更红了…一对小手

    不知摆哪好,摇来摇去试图遮掩一对晶莹夺目的美腿……「…请恕婢女…无礼…

    …服装不整之罪……」漂亮姐姐急得哭了,梨花带雨,声泪俱下的模样更是惹人

    怜爱……


      国王看呆了。


      好美的女孩儿呀……好诱人的胴体……好迷人的娇躯……那芙蓉一般的俏脸、

    玫瑰一般的双颊……着急紧张而不住起伏的峰峦、不盈一握、轻轻抖颤的纤腰…

    …那片极短、却又遮住了重点部位的迷你裙……让人更忍不住想掀开、想窥探…

    短裙里面那引人入胜的花径……还有那对美腿……多漂亮呀……那修长笔直、却

    又浑圆美妙的曲线……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么一个妙人儿呢?


      「亲爱的……」国王轻轻抱起鹿儿,移步向前,将鹿儿交到穿着迷你裙的女

    孩怀里,顺势揽住那柔细无瑕的纤腰。「陪朕走一走吧。」


      国王将如在梦中的女孩领到寝宫。


      三个小时之后,鹿儿又多了一个新妈妈。


      而与此同时,宫里卷起了一阵「鹿儿服装旋风」,每一位侍女都拿了一张设

    计图,回寝室努力裁剪、刺绣,缝制小公主心目中理想的女性服装。


      虽然侍女们的服装越来越符合鹿儿的期待,但鹿儿的妈妈数量并没有持续增

    加。


      为了安抚妈妈们害怕失宠的情绪,鹿儿为每位妈妈都设计了几套情趣内衣、

    性感睡裙,让便宜老爸对妈妈们越来越迷恋,妈妈们也都更加疼爱鹿儿了。


      眼见服装改革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鹿儿立刻着手设计下一阶段的改革:饰品。


      这个世界的首饰实在是太传统了。发夹、项炼、耳环、手镯、戒指……来来

    去去就是这些。鹿儿很快就引入了新颖的设计,另外加上胸章、裙簪、臂环、手炼、

    脚炼、乳环、阴蒂环……


      虽然乳环和阴蒂环没人敢尝试,但还是有热心的侍女帮鹿儿做了几套,让她

    收藏在天鹅绒布里,准备给将来的「长公主后宫」使用。


      「小公主……您……您……这这……」被鹿儿盯上的漂亮姐姐,楚楚可怜地

    半坐半跪在地毯上,「婢女……可不可以……不要现在戴上?……」


      「不行!」鹿儿嘟着小嘴,心里面却是乐开了花。「现在戴上啦……等一下

    父王就要过来了,那就不能戴了……」


      「小公主……」漂亮姐姐实在是担忧到不行,「人家……人家……那里很敏

    感…」


      废话,就是因为你的小class="innerlink">穴特别,才更有资格当我的便宜老妈啊……哈……


      「嗳哟……这个蝴蝶本来就是帮你设计的耶……你答应人家的……呜……」


      看到小公主开始假哭,漂亮姐姐也只能屈服了。待会儿陛下一来,可不管真

    哭假哭,一定会追究的啊……


      「好啦好啦别哭别哭…」漂亮姐姐胀红了脸,「小公主帮婢女戴上吧……」


      「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来亲一个……」鹿儿立刻停止假哭、破涕为

    笑,嘴对嘴地吻在漂亮姐姐香唇上。


      「赶快赶快……现在去那里……」鹿儿把漂亮姐姐牵到预定的地点,育婴房

    里窗边的桌子上。「在窗户旁边比较亮……现在要帮你戴上去喽……」


      漂亮姐姐跪坐在桌子上,正对着育婴房的门口。鹿儿拿着蝴蝶饰品,掀起漂

    亮姐姐短短的裙摆,趴到那对细嫩到不行的大腿中间,开始舔弄姐姐的性感内裤!


      「呀!!!!小…小公主!!!」漂亮姐姐吓得想立刻夹紧双腿,却又怕夹

    伤小公主,一时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痛喔……把腿张开一点啦……」鹿儿一面隔着薄布舔弄那芬芳的花房,

    一面吸收了一些水元素,将漂亮姊姊的内裤完全打湿,弄成透明……


      「快要好了…快要好了……」鹿儿虽然这么说,却是慢条斯理地继续使坏。

    漂亮姐姐强忍着娇羞和下体的兴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是徒劳无功。眼看她

    俏脸飞红、双乳激凸,就差没有直接浪叫出来了。


      鹿儿轻轻把蝴蝶别到漂亮姐姐的内裤上,然后静静等待便宜老爸的到来。


      「陛下……」


      国王驾到。侍女们齐唰唰地弯腰行礼,让新设计的低胸侍女服发挥作用。不

    过国王已经逐渐习惯鹿儿带给他的惊喜,视线直接看向跪坐在桌上的漂亮女孩和

    鹿儿。


      「父王……」鹿儿抬起头来,掀起漂亮姐姐短短的裙摆,用最可爱的笑容向

    便宜老爸打招呼。「父王快来看……人家设计了会採花蜜的魔法蝴蝶喔……」


      「……」国王的眼睛早就被漂亮女侍的裙下美景给迷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


      完全透明却又带着蕾丝的薄纱,将女孩诱人的嫩class="innerlink">穴,又增添了如梦似幻的吸

    引力和期待感。七彩的蝴蝶像是守卫着少女的贞操,却又像要勾引男人跨下的开

    路机,来一探class="innerlink">穴口之后的芬芳幽径……女孩羞得无地自容的娇嗔美态、想掩面却

    又不敢遮脸的小女儿情态、纤腰微摆、双峰齐颤的动态美学、还有那香汗淋漓、

    逐渐变得透明的紧身衬衫,在窗外朝阳的聚光效果下,形成不逊於妃嫔们的绝代

    丰华……


      「父王……」鹿儿嘟着小嘴,「来看人家的蝴蝶採蜜啦……」


      「……」漂亮侍女羞得闭上眼睛,却又微微睁开,看着陛下一步步向她走来

    ……


      「陛下……」漂亮侍女忍着无尽的娇羞和越来越强烈的兴奋,「…恕婢女…

    …不…不方便行礼……」


      「没关系,」国王觉得这女孩越看越美,「让朕看看你的……嗯……裙摆下

    ……」


      「父王……很漂亮的蝴蝶吧……是她帮人家做的喔……」鹿儿一把拍掉便宜

    老爸伸过来的魔掌,「不可以用手碰啦!现在要表演魔法蝴蝶採花蜜!」


      鹿儿轻轻念出咒语。只见那只蝴蝶彷彿活了过来,轻飘飘地拍着翅膀,在漂

    亮女侍透明的内裤上刺激着薄布后瑰丽的唇瓣……


      「……嗯……」漂亮女侍紧紧摀着小嘴,强忍着羞意和立刻高潮的性冲动…


      「嗯…………」


       蝴蝶的拍动频率越来越快……


      「…嗯……啊!!!!………………」


      只见蝴蝶啪一声,用最剧烈的动作拍打女孩的阴蒂……然后被一阵大水冲离

    了透明的内裤,轻飘飘地随着淫水瀑布降落在打湿的地毯上……


      「父王……」鹿儿一把揪住便宜老爸的衣领。「这是真的花蜜喔……很香很

    香很香……很甜很甜很甜……」


      国王半信半疑地用手指抹了一把,放到舌尖……然后,猛地窜入侍女的两腿

    之间,开始大口大口地吸吮!


      「陛……陛下……啊…………」漂亮女侍慌张的语音越来越性感妩媚了,


      「别……别……婢女的……那里……髒……」


      「才不会髒呢!」鹿儿嘟着嘴,「人家的蝴蝶採的蜜最乾净了……」


      「啊……啊……陛…陛下……婢女的……好像……又要来了……」


      「啊…………呀………………」


      随着漂亮女侍的娇啼,另一波的水蜜将国王浇得满头满脸……


      「父王……这里现在只剩下我们喽……」鹿儿刚才就使眼色把侍女们都叫走

    了,用魔法将门关上,顺便帮育婴室加了两道隔音结界……


      「啊……啊……呀……陛下……噢陛下……噢……」


      「呀……呀……啊……啊……嗯……嗯……嗯……」


      「呀……啊……啊……噢……噢……好美……」


      国王一边吸啜饮用着芬芳的汁液,一边将裤子扯下,然后揽着女侍的纤腰一

    把抱起…直捣秘境深处!


      「啊!!!!………………好痛!!!噢……」


      漂亮女侍虽然已经有充份的润滑,但得天独厚的紧窄却让她仍然感受到开苞

    的剧痛!


      「呀……呀……好……好胀啊……啊……啊……噢……」


      「呀……呀……啊……啊……陛…陛下……啊……啊……」


      「啊……啊……啊……噢……啊……哦……」


      鹿儿又多了一个漂亮的好妈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