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一盒录影带 前传,茜之章

    发布时间:2019-11-21 01:44:10   






    一年前傍晚时分,回家的路上。


        “觉得有人似乎跟踪我好久了。”茜对她的男友说。


        “啊?会不会是最近太忙,产生错觉?”她的男友望着她,“不过,小心点,去报警吧。”


        “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啊!”


        听她说的是“我们”,男友心中不觉一甜,忍不住说道:“要不向我申请来跟我住,反正你都大学了,住在家里多不好啊。而且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他眼中透出点骇人的光。


        “还是不要!好啦,我回家了。”茜含情脉脉的看着男友……的嘴唇。


        她男友明显是个高手,一口吻了下去,“不要我送你到家。”


        “才那几步路……”她语气中带点犹豫,后才下定决心“放心吧,我不是孩子。还有话想跟我说吗?”


        男友轻轻地搂住她,他知道有时沉默比什么都有用。


        不久,他放开手,她离开了……走远了,他低声说:“哈哈,你在我眼中嫩得就像个孩子。这块肥肉真保守,不过早晚我会吃得一乾二净……”


        他却不知,在那十几步可以改变她的一生。


        这时,在暗道里的一个四十岁的男子心道:“想吃她,问过我先吧。”


        这个中年男人样子很颓废,脸上带点返老还童的稚气。他很胖,肚子犹如酒瓶,双手浑浑圆圆的,他的猪腿成O型,拿去煮菜也嫌太腻。但他身上每一块地方都没有一点肮髒,还斯斯文文地拿着一个有点鼓的公事包,耳朵还带着个[非法内容].如果你是商场溷过的人,不会不认识这个人。他叫霍方,有个雅号“平凡大亨”。不要看到相貌平平,身上有过亿身家,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上个月突然急流勇退金盘洗手。不过这个素来乖僻,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行事不按常理,所以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反常。


        虽然,他很有钱,但是到了四十岁还是一个光棍,出来找女人也是个正常的事情。只见他从公事包拿出张纸,他笑着打开读到:“王祥茜,二十岁,女,XXX大学商科二年,生日,八月二十五日,B型血,最喜欢的颜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白色。”他眯起眼说,“不错不错。差不多,是时候了。”


        突然,王祥茜听到后面有人向她跑来,她刚想回头看,一条毛巾捂住她的鼻子,还没来得叫,整个人软倒了,摊在地上,只见两个带着如恐怖分子黑面罩男子把她抬到暗巷之中,放入霍方的车子里。完事后,对霍方说:“老闆,你的人到手了。我们……”


        霍方在支票本上签了个名,交给领头的那个,说:“你们的支票……”这时,七点


        七点十分,霍方带着王祥茜向郊区开去。


        八点,他到了他的秘密别墅。


        八点一刻,他吃力地把王祥茜拖到浴室。


        一个很大的浴室,像是个小型的温泉,装修得很华丽。


        他把茜放上一张木制的沙滩椅上,脱起她的鞋子皱皱眉说:“不会吧,这个年代女生还穿波鞋,比我还古董。”


        袜子和鞋被脱掉后,裸露出几根水润润的脚趾,很白,令人很赏心悦目。“嘿,我还怕抓错人呢!这下证实是她了。”


        原来霍方看到过一出录影,里面无意拍到几个大学生到海滩玩。其中一个女生的美足看得他心醉,并发誓要找到那个女大学生。经过调查,那个女大学生就是王祥茜了。(有钱人总有办法的。)


        他开始扒掉王祥茜的旧式牛仔裤。一双晶莹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大腿出现在他的眼前,疑是春笋,疑是冰凋。如配上高岔的旗袍,一双高跟鞋,足以使天地失色。


        他看到那双腿,竟似痴了,喃喃地说道:“漂亮……真漂亮……”


        居然身体不受控制,伸出舌头,添着她的整条腿,似乎是饿鬼见到一块美味的羊腿,想吃又舍不得吃。


        那双大腿就这样不幸地粘上他令人噁心的唾液。


        他尽管有恋足癖,但也不明白自己这刻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对她如此渴求。


        “不行,我受不了了,一定要拥有你,成为你,代替你,享受你。”他激动地说。


        其实,他的原计划是先帮她破处,但是眼前如此养眼的美足让他崩溃了。


        不知从何处,拿出一瓶洗发水,也顾不得她还没脱光衣服,涂在她的颈椎,很用力地在那里来回揉搓着。她的颈椎被他搓红了,终于裂开了一条小口,从颈椎慢慢滑倒她的屁股,她的内裤掉落在地上。同时,她的身体像气球被放气一样,变得扁平,像是一件连体衣服,一件成为她的连体衣服。


        霍方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是一身西装,于是他疯狂地“脱”着身上的衣服。那样子有点像气急败坏地乱撕乱扯。那名贵的西装就像不要钱一样,被他撕成碎布。


        他现在已经赤条条的了,双眼有点湿润,还有点泪光,这应该就是高兴得哭了。他就算是挣了第一桶金,也没有如此class="innerlink">KKKBO过。


        他拿起摊开在木椅上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反转。


        把他萝卜腿弯曲,伸出那厚厚的充满老茧的脚板顺着臀部插入。


        他笨拙的大腿像是被一个矫形漏斗压缩变形;她精巧的大腿像是被灌入水的气球变得丰盈。


        越过了大腿、越过了膝盖、越过了小腿肚、越过了脚踝、越过了脚后跟、越到了五根脚趾。光滑的大腿、娇气的小腿、柔弱的脚丫都随着他激动的神经而抖动着。同时能感受到刚刚自己在大腿留下的唾液,因蒸发带来的凉意,这一切都暗示着他穿的不是一层像衣服一样的皮,而是能将自己转化成另一个人的一层皮。


        他是个爱说话的人,但是这时他不想说一句话怕是会打破现场这种令人振奋的气氛。谨慎地把另一只脚塞入茜的屁股之中。


        渐渐地原来那双粗糙的劣短腿被一双吹毛亦难求疵的纤足所代替了,在空气中舞动着。有了如此美丽的双腿,他的动作变得斯文又有点性感。


        他继续着把她的阴户往上扯,不多久跟了他四十年亲弟弟泯然在花丛中,细缝中的阴唇也随着他的呼吸有节奏地一张一熙放出热气。他提了提身子,全是脂肪的屁股也从此消失。


        他现在的造型宛如一只漏斗,上身及其宽胖,下身及其苗条。


        几根胖墩墩的手指缓慢向窄缝伸去,拨弄着,阴蒂被他挑逗而改变了颜色,变得骚痒,身子变得沉重无力。但这时,他停下来了,并不代表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而是他想完全成为一个女人后再去感受这种刺激、敏感的情欲。


        他用尽吃奶的力气向上拉,想把快有一颗成年树大小的壮腰拖入茜盈盈可握的素腰之中。不过,欲速则不达,他的进度很慢,过了快半个小时才向上拉三寸。他苦笑道:“都是年轻时的应酬害的!”


        共用了半个小时,他终于拥有了看起来风吹就要折断的弱腰。


        他休息了一会,又开始努力地把汽水瓶子(2升那个)大小的手向她的手臂挤去。佳人的玉臂清辉也有灵动起来,只是不再按她的意愿活动。肩膀和胸部也随着双手“叛变”到他的身体之中。


        胸脯相对他以前变小了很多,不过比以前多了柔软的、幼嫩的感觉,锁骨下有着柔美弧线的乳房富有弹性,摇摇欲滴。


        看到眼下的一切,他的心里美滋滋,有点焦急地把茜秀色可餐的容貌向头上托,随着光线越来越暗,他身心都雀跃起来……


        皮肤与皮肤的触感,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脸部上的五官已经紧紧地挨着她的五官,也领略到她的舌尖和她的津液。


        等他再次打开眼皮的时候,他已经和她完完全全地融合在一起,密不可分。昨日性格怪异的商场枭雄一去不复返,此地唯一落下的是一名未经人事的女青年。


        她的双眼还带着泪光,class="innerlink">KKKBO的泪,幸福的泪。


        “等我尝尝女人穿衣服的感觉。”声音还是王祥茜的声音,但是已经失却了之前的温柔,多了点孩子气 .


    她从破碎的西装取出一个遥控器,一按,冲凉房中竟从旁边开出一个巨大的衣柜,柜门打开,全是很时尚昂贵的女生衣服。“你的身材,我没少调查。这些衣服都是按你的身材做出来的哦。感动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