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我和你牌桌相遇

    发布时间:2019-11-21 01:44:22   


    牌桌相遇




    从前,小村庄里有个妇人,名叫朱海燕。


    这妇人年刚三十,其夫张佳,外出经商。


    朱海燕平日干些农活,倒也勤快。


    就是有一件不好,那就是好赌,打骨牌,掷骰子什么都会。


    一旦有空,就和同村几个妇人赌开了。


    这日,朱海燕吃完早饭,来到一个赌友家。


    赌友家正忙着哪!四个人正围坐在桌子旁打着骨牌呢。


    朱海燕一看,有三个都是平日熟悉的赌友。


    另一个是个小伙子,长得是一表人材。


    却不认识。


    主人见朱海燕来了,连忙招呼坐下,并对小伙子说:赵汉,这位是朱海燕,我的好朋友,你们认识一下。


    赵汉放下手中的牌,上前施礼:朱姐姐,小弟赵汉有礼了。


    朱海燕一见,边忙还礼:赵汉弟不需多礼。


    两人都坐下,赵汉继续打牌。


    打了一圈,赵汉就主动下来,让朱海燕上来打。


    从这以后,朱海燕和赵汉就常在一起打牌。


    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赵汉原来是邻村的一个青年,年已二十,平日也喜欢打赌,尤其是和妇女们,正因如此,所以没哪家女子敢嫁他,因此至今未婚。


    一日,赵汉来到朱海燕家,家中只有朱海燕一人。


    两人就坐下玩了回骰子。


    赵汉道:我去叫几个人来一起玩吧!不必了,我们玩不是挺好的吗?我们只有两人,朱姐姐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只要我们心中无鬼,别人就让他说吧!如果我心中有鬼呢?你,你心中有什么鬼啊?朱姐姐美丽动人,我怎能不心动。


    我真得美吗,我一个三十来岁的人了,你哪能看上。


    朱姐姐啊,你不知道,女人就三十岁最美了,太年青了反而不懂事。


    朱海燕听了,满心欢喜。


    再瞧瞧眼前的年青人,英俊不凡,不由心动,满脸通红。


    赵汉见此,已知其意。


    朱姐姐,我有点不舒服,你快扶我躺一回儿。


    朱海燕把他扶进自己的卧房。


    刚进卧房,赵汉就一把抱住朱海燕:“姐姐救命,姐姐救命。


    朱海燕挺起胸膛,一双鼓鼓的乳房耸起,赵汉情不自禁两手抓住。


    朱海燕见此,她假装不知,乳房任他摸着,口中却说:赵汉弟,你这是为何?赵汉双手抱起朱海燕,把她放在床上。


    迅速解开她的衣服,一对又大又白的乳房挺立在胸膛上。


    赵汉双手抓住双乳房轻轻地抚摸着。


    啊!你这是为何?嗯嗯,赵汉口中说道:姐姐救命,姐姐救命。


    说完,伸出舌头,舔着乳头。


    朱海燕不禁发出阵阵的呻吟。


    她的乳头已变得很硬,竖立着。


    赵汉轮流吸吮着她的两颗乳房,双手慢慢地打开她的双腿。


    他一捞她的内裤底部,阴户早已泛滥成灾了。


    赵汉的手指不停地摩擦着,揉搓着,淫水不断地从底裤渗透出来。


    他蹲了下去,从胸部一直吻到阴埠。


    顺着光滑的大腿,他脱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并把双脚架在他的肩上。


    朱海燕的阴毛不多,稀稀松松地,阴唇呈浅棕色,绿豆大的阴蒂红润欲滴。


    他开始舔她的大阴唇,指尖压住阴蒂不停地转圈。


    好吃,味道太好了!没过多久,他满脸都是淫水。


    赵汉站起来,解开裤带,褪下短裤,他抓住阴茎,龟头不断敲打她的阴唇。


    想不想爽啊?不,你别这样,不要啊。


    她喘息着。


    有很久没做了吧。


    龟头摩擦着阴唇。


    嗯,好弟弟,快点进来吧。


    看着她的淫态,原先清秀的外表早已不见了。


    赵汉把龟头抵在阴道口,慢慢地推了进去。


    啊,他俩同时叫出声来。


    Oh!真他妈的紧!又湿又滑又温暖,像酷暑吃到棒冰,像严冬躲进被窝,赵汉恨不得把睾丸也插进去。


    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这种奇妙的感觉,他开始由慢到快地抽动起来。


    舒不舒服?嗯,喜不喜欢这样?嗯, 赵汉突然加快了节奏,身体重重地撞向她,睾丸有力地打击着她的肛门。


    Oh喜欢,太爱了舒服,慢,轻点。


    她语无伦次。


    老公干得爽,还是我干的爽?赵汉降低了频率。


    你,好。


    你公公干过你么?赵汉又开始大力地抽插。


    哦Oh!干过,偷偷地,她闭着眼睛,满脸涨地通红,不知是羞愧还是高潮,额头已经渗出汗滴,双乳被撞地上下剧烈摇摆。


    愿意我们同时干你么?不!Oh!不愿意。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阴道剧烈地收紧,淫水大量地涌出来,顺着睾丸滴在地上。


    赵汉被她夹地实在太爽,精关失守,一股热流从底部冒出来,顺着阴茎从龟头打了出去,直中她的子宫口颈。


    啊,啊,她俩大叫着同时达到高潮!她紧紧抱住他,他瘫在她身上。


    她的阴道有规律地一夹一松。


    从此以后,只要张佳外出经商,他们就常在一起通奸。


    过了几个月,张佳外出经商了,赵汉突然也没了踪迹。


    这可急坏了朱海燕,她左等右等,怎么赵汉还没来。


    问问那几个赌友,她们也不知道。


    朱海燕吃不香睡不甜,整日思念赵汉,打骨牌都没心思了。


    有个赌友知其心意,特地跑到赵汉家,一打听,原来赵汉到他的姑妈家去了。


    两个月后才能回来。


    朱海燕听说后,稍稍放下一点心,却也是秋眉不解。


    好不容易过了这难熬的两个月,赵汉终于回家了。


    朱海燕马上备下一桌酒菜,约来几个赌友,并让一个赌友去请赵汉。


    赵汉喜洋洋地来了。


    一伙人坐下,推杯论盏,说些闲话。


    只有这朱海燕和赵汉,两人眉目传情,恨不得早点抱在一起。


    众人见此,都起身回家了。


    赵汉与朱海燕进入了某旅社的一三八号房间时。


    他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那火热的嘴唇。


    唔,朱海燕也狂热的反应他。


    赵汉的手已经十分不安份的在朱海燕的全身上下探索着,而朱海燕的手也在赵汉的背部摩搓着。


    赵汉几下脱下朱海燕的衣服,朱海燕燕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是两粒如樱桃的乳头。


    看得赵汉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


    但是赵汉似乎仍嫌不够,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


    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再把舌尖舔弄着小燕的乳晕四周轻巧的打转着。


    朱海燕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


    赵汉的手又缓缓游了下去,直到了那早已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口,他在芳草栖栖的洞口又一阵揉搓。


    赵汉此时进一步的又把她的裤子给脱下来,赵汉又脱下自己的衣服,肉棍朝她的阴户洞口,狠狠的顶进去。


    朱海燕那湿淋淋的浪穴拚命的挺向肉棍迎合。


    噗吱噗吱,小燕闭着双眼浪叫道∶唔,好舒服。


    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痛快了,唔。


    赵汉看到朱海燕那付满足的样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的,单方面弄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男人就喜欢看女人满足的样子。


    赵汉心中一高兴,更是使尽吃奶的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来,把朱海燕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顺屁股沟流下来。


    赵汉下面的肉棍,死命的乱顶乱撞起来,把朱海燕整个人魂飞魄散,屁股直摇摆。


    唔,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哦。


    朱海燕浪叫连连。


    下体的肉洞被猛烈的抽插得十分舒畅。


    所以,她更觉得十分兴奋。


    赵汉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余下,忽然改变了战术。


    改使九浅一深的战术吊她的胃口。


    没几下,朱海燕就娇喘连连了。


    因为,他的九浅一身一直在逗弄着朱海燕,所以朱海燕挺起下半身使肉洞尽量的挺高。


    赵汉又一下子插了到底。


    哦,朱海燕娇喘着说∶唔,我这一下子,真的爽死了,我会活活的被你弄死。


    哦,别这样逗人家,我好痒,请狠狠的用力插吧。


    赵汉并不理会她的要求,仍旧以九浅一深的战术应敌。


    朱海燕此时真的全身骚痒难耐,忽然使力甩开双腿,紧紧地勾住他上下起伏的臀部。


    赵汉此时已不能抽得太高了。


    朱海燕又口齿不清的浪叫道∶赵汉弟,哎哟,我会死,我快要痒死了,我痒。


    赵汉一见朱海燕的模样、浪声,就知道朱海燕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时候了。


    赵汉就猛烈的吸一口气,再憋住呼吸,突然猛烈的抬起屁股,将肉棍拔出肉洞再猛烈的全根尽入。


    滋!肉棍已全根没入。


    呼,朱海燕的满足呼声。


    赵汉就奋起了全身的吃奶力气,一会儿功夫,又已猛烈的抽插百余下,插得她淫水直流。


    朱海燕的淫水如黄河决堤般的倾泄而出,从屁股沟流到床单上,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赵汉又将他那根肉棍,左冲、右刺把整个肉洞当水池,在里面游来游去。


    朱海燕忽然大叫∶哎哟,我的好赵汉,我太舒服了,我要泄了。


    赵汉一听已到时候更是加紧抽插。


    忽地,赵汉猛的感觉到肉棍的前端的龟头上,被一股热流冲激到了,热得使他全身舒畅。


    赵汉一阵颤抖后就猛烈的射出大量的精液,朱海燕被林凯的又热又强劲的精液冲得全身舒软。


    朱海燕一声娇呼∶哦,好烫。


    两人就相拥着,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从前,小村庄里有个妇人,名叫朱海燕。


    这妇人年刚三十,其夫张佳,外出经商。


    朱海燕平日干些农活,倒也勤快。


    就是有一件不好,那就是好赌,打骨牌,掷骰子什么都会。


    一旦有空,就和同村几个妇人赌开了。


    这日,朱海燕吃完早饭,来到一个赌友家。


    赌友家正忙着哪!四个人正围坐在桌子旁打着骨牌呢。


    朱海燕一看,有三个都是平日熟悉的赌友。


    另一个是个小伙子,长得是一表人材。


    却不认识。


    主人见朱海燕来了,连忙招呼坐下,并对小伙子说:赵汉,这位是朱海燕,我的好朋友,你们认识一下。


    赵汉放下手中的牌,上前施礼:朱姐姐,小弟赵汉有礼了。


    朱海燕一见,边忙还礼:赵汉弟不需多礼。


    两人都坐下,赵汉继续打牌。


    打了一圈,赵汉就主动下来,让朱海燕上来打。


    从这以后,朱海燕和赵汉就常在一起打牌。


    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赵汉原来是邻村的一个青年,年已二十,平日也喜欢打赌,尤其是和妇女们,正因如此,所以没哪家女子敢嫁他,因此至今未婚。


    一日,赵汉来到朱海燕家,家中只有朱海燕一人。


    两人就坐下玩了回骰子。


    赵汉道:我去叫几个人来一起玩吧!不必了,我们玩不是挺好的吗?我们只有两人,朱姐姐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只要我们心中无鬼,别人就让他说吧!如果我心中有鬼呢?你,你心中有什么鬼啊?朱姐姐美丽动人,我怎能不心动。


    我真得美吗,我一个三十来岁的人了,你哪能看上。


    朱姐姐啊,你不知道,女人就三十岁最美了,太年青了反而不懂事。


    朱海燕听了,满心欢喜。


    再瞧瞧眼前的年青人,英俊不凡,不由心动,满脸通红。


    赵汉见此,已知其意。


    朱姐姐,我有点不舒服,你快扶我躺一回儿。


    朱海燕把他扶进自己的卧房。


    刚进卧房,赵汉就一把抱住朱海燕:“姐姐救命,姐姐救命。


    朱海燕挺起胸膛,一双鼓鼓的乳房耸起,赵汉情不自禁两手抓住。


    朱海燕见此,她假装不知,乳房任他摸着,口中却说:赵汉弟,你这是为何?赵汉双手抱起朱海燕,把她放在床上。


    迅速解开她的衣服,一对又大又白的乳房挺立在胸膛上。


    赵汉双手抓住双乳房轻轻地抚摸着。


    啊!你这是为何?嗯嗯,赵汉口中说道:姐姐救命,姐姐救命。


    说完,伸出舌头,舔着乳头。


    朱海燕不禁发出阵阵的呻吟。


    她的乳头已变得很硬,竖立着。


    赵汉轮流吸吮着她的两颗乳房,双手慢慢地打开她的双腿。


    他一捞她的内裤底部,阴户早已泛滥成灾了。


    赵汉的手指不停地摩擦着,揉搓着,淫水不断地从底裤渗透出来。


    他蹲了下去,从胸部一直吻到阴埠。


    顺着光滑的大腿,他脱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并把双脚架在他的肩上。


    朱海燕的阴毛不多,稀稀松松地,阴唇呈浅棕色,绿豆大的阴蒂红润欲滴。


    他开始舔她的大阴唇,指尖压住阴蒂不停地转圈。


    好吃,味道太好了!没过多久,他满脸都是淫水。


    赵汉站起来,解开裤带,褪下短裤,他抓住阴茎,龟头不断敲打她的阴唇。


    想不想爽啊?不,你别这样,不要啊。


    她喘息着。


    有很久没做了吧。


    龟头摩擦着阴唇。


    嗯,好弟弟,快点进来吧。


    看着她的淫态,原先清秀的外表早已不见了。


    赵汉把龟头抵在阴道口,慢慢地推了进去。


    啊,他俩同时叫出声来。


    Oh!真他妈的紧!又湿又滑又温暖,像酷暑吃到棒冰,像严冬躲进被窝,赵汉恨不得把睾丸也插进去。


    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这种奇妙的感觉,他开始由慢到快地抽动起来。


    舒不舒服?嗯,喜不喜欢这样?嗯, 赵汉突然加快了节奏,身体重重地撞向她,睾丸有力地打击着她的肛门。


    Oh喜欢,太爱了舒服,慢,轻点。


    她语无伦次。


    老公干得爽,还是我干的爽?赵汉降低了频率。


    你,好。


    你公公干过你么?赵汉又开始大力地抽插。


    哦Oh!干过,偷偷地,她闭着眼睛,满脸涨地通红,不知是羞愧还是高潮,额头已经渗出汗滴,双乳被撞地上下剧烈摇摆。


    愿意我们同时干你么?不!Oh!不愿意。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阴道剧烈地收紧,淫水大量地涌出来,顺着睾丸滴在地上。


    赵汉被她夹地实在太爽,精关失守,一股热流从底部冒出来,顺着阴茎从龟头打了出去,直中她的子宫口颈。


    啊,啊,她俩大叫着同时达到高潮!她紧紧抱住他,他瘫在她身上。


    她的阴道有规律地一夹一松。


    从此以后,只要张佳外出经商,他们就常在一起通奸。


    过了几个月,张佳外出经商了,赵汉突然也没了踪迹。


    这可急坏了朱海燕,她左等右等,怎么赵汉还没来。


    问问那几个赌友,她们也不知道。


    朱海燕吃不香睡不甜,整日思念赵汉,打骨牌都没心思了。


    有个赌友知其心意,特地跑到赵汉家,一打听,原来赵汉到他的姑妈家去了。


    两个月后才能回来。


    朱海燕听说后,稍稍放下一点心,却也是秋眉不解。


    好不容易过了这难熬的两个月,赵汉终于回家了。


    朱海燕马上备下一桌酒菜,约来几个赌友,并让一个赌友去请赵汉。


    赵汉喜洋洋地来了。


    一伙人坐下,推杯论盏,说些闲话。


    只有这朱海燕和赵汉,两人眉目传情,恨不得早点抱在一起。


    众人见此,都起身回家了。


    赵汉与朱海燕进入了某旅社的一三八号房间时。


    他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那火热的嘴唇。


    唔,朱海燕也狂热的反应他。


    赵汉的手已经十分不安份的在朱海燕的全身上下探索着,而朱海燕的手也在赵汉的背部摩搓着。


    赵汉几下脱下朱海燕的衣服,朱海燕燕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是两粒如樱桃的乳头。


    看得赵汉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


    但是赵汉似乎仍嫌不够,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


    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再把舌尖舔弄着小燕的乳晕四周轻巧的打转着。


    朱海燕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


    赵汉的手又缓缓游了下去,直到了那早已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口,他在芳草栖栖的洞口又一阵揉搓。


    赵汉此时进一步的又把她的裤子给脱下来,赵汉又脱下自己的衣服,肉棍朝她的阴户洞口,狠狠的顶进去。


    朱海燕那湿淋淋的浪穴拚命的挺向肉棍迎合。


    噗吱噗吱,小燕闭着双眼浪叫道∶唔,好舒服。


    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痛快了,唔。


    赵汉看到朱海燕那付满足的样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的,单方面弄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男人就喜欢看女人满足的样子。


    赵汉心中一高兴,更是使尽吃奶的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来,把朱海燕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顺屁股沟流下来。


    赵汉下面的肉棍,死命的乱顶乱撞起来,把朱海燕整个人魂飞魄散,屁股直摇摆。


    唔,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哦。


    朱海燕浪叫连连。


    下体的肉洞被猛烈的抽插得十分舒畅。


    所以,她更觉得十分兴奋。


    赵汉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余下,忽然改变了战术。


    改使九浅一深的战术吊她的胃口。


    没几下,朱海燕就娇喘连连了。


    因为,他的九浅一身一直在逗弄着朱海燕,所以朱海燕挺起下半身使肉洞尽量的挺高。


    赵汉又一下子插了到底。


    哦,朱海燕娇喘着说∶唔,我这一下子,真的爽死了,我会活活的被你弄死。


    哦,别这样逗人家,我好痒,请狠狠的用力插吧。


    赵汉并不理会她的要求,仍旧以九浅一深的战术应敌。


    朱海燕此时真的全身骚痒难耐,忽然使力甩开双腿,紧紧地勾住他上下起伏的臀部。


    赵汉此时已不能抽得太高了。


    朱海燕又口齿不清的浪叫道∶赵汉弟,哎哟,我会死,我快要痒死了,我痒。


    赵汉一见朱海燕的模样、浪声,就知道朱海燕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时候了。


    赵汉就猛烈的吸一口气,再憋住呼吸,突然猛烈的抬起屁股,将肉棍拔出肉洞再猛烈的全根尽入。


    滋!肉棍已全根没入。


    呼,朱海燕的满足呼声。


    赵汉就奋起了全身的吃奶力气,一会儿功夫,又已猛烈的抽插百余下,插得她淫水直流。


    朱海燕的淫水如黄河决堤般的倾泄而出,从屁股沟流到床单上,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赵汉又将他那根肉棍,左冲、右刺把整个肉洞当水池,在里面游来游去。


    朱海燕忽然大叫∶哎哟,我的好赵汉,我太舒服了,我要泄了。


    赵汉一听已到时候更是加紧抽插。


    忽地,赵汉猛的感觉到肉棍的前端的龟头上,被一股热流冲激到了,热得使他全身舒畅。


    赵汉一阵颤抖后就猛烈的射出大量的精液,朱海燕被林凯的又热又强劲的精液冲得全身舒软。


    朱海燕一声娇呼∶哦,好烫。


    两人就相拥着,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