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儿子是妈妈的情人

    发布时间:2019-12-10 04:43:37   







    她反复听一首歌:昨夜的雨惊醒我沉睡中的梦,迷惑的心散漫着昨日的伤痛,冷冷的风不再有往日的温柔,失去的爱是否还能够再拥有……她始终不在儿子面前流一滴泪,躲藏在妈妈的怀里,他听到妈妈那颗破碎的心在滴答流着血。


    面对寒冷,孤独,安静的妈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给妈妈幸福与快乐。


    他妈妈一直在机关里待着,任凭社会上风云变幻,她守候着自己的安静。


    童年的凡雨是在妈妈的呵护与关怀下成长的,妈妈纤瘦的手给予他一股强大的暖流,滋养着他的身心。


    10岁时,他妈妈开始相亲,牵着他的手,对见面的每一个男人说,我儿子。


    她一直淡淡的,所有的男人,只见一面。


    一次,梦里的妈妈喊,有谁愿意接受我的同时也接受我的儿子?他被惊醒,看见沉沉睡梦里的妈妈,脸上有愤恨和泪水。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妈妈再嫁的累赘品。


    妈妈一直是很时尚的女人,尽管缺少男人的滋润,妈妈依然年轻,漂亮且骄傲。


    二、凡雨11岁,他妈妈遇上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他高大而且健壮,妈妈的脸上开始露出娇羞般的笑容,那是在他爸爸离开后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


    妈妈让他叫他王叔叔,看着那个男人高高的鼻梁,以及深邃的眼睛,他默不作声,眼底的光充满着仇恨,当他碰撞到那个男人的眼神时,他飞快地落下,轻轻的,瞬间惊散周围冰冷的空气。


    孙叔叔的眼神始终飘浮着,从来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晚上,孙叔叔留宿在他家,他坚持着让妈妈陪着睡。


    妈妈勉强答应着,唯一一次没有抱着他入眠。


    半夜,他被一泡尿惊醒,习惯性地摸了摸四围,空空而已!他开始大喊,妈妈……妈妈……寂静的夜,他的哭声很大,震荡在整个房间的上空。


    可能是太慌张,跑进他房间的妈妈居然赤裸着身体,这是他头一次看见女性的全身,他浑身热血沸腾,当他妈妈抱着撒尿回来时,他忽然觉得下体有种感觉,那个小东西一下子变得硬梆梆的。


    妈妈发现了,她转过身,故意躲开。


    长大的凡雨知道,自己对妈妈产生了一种迷恋,他渴望快快长大。


    一天又一天,那个叔叔每天来,为了弄清妈妈与那个叔叔究竟在做什么,他故意装睡。


    看着他妈妈悄悄的出了房间,他小心翼翼地溜到阳台上,趴在窗户边,他看到了一幕不应该看到的现实,那个王叔叔趴在妈妈的身上,妈妈呻吟着,而且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感觉她既痛苦又好像很享受。


    妈妈在叔叔强健的身子底下像一条滑动的美人鱼,她整个身子强烈地扭动,嘴里还发出“嗷…嗷…”的叫声,叔叔的屁股一上一下使劲地翘着,惨白的月光印得他的背脊透亮,通明,那汗珠子似珍珠般一颗又一颗打在妈妈粉白的乳房上,后来,他妈妈还伸出舌头忘情地舔着他那粗大的阴茎……凡雨呆在阳台上,一轮弯弯的月儿正好挂在天际,他想像中的妈妈一直是嫦娥的化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使劲地掐自己的手指,眼泪缓缓地落下来。


    来自心底的一个声音在呐喊,妈妈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他狂怒地跳进房间,胸脯急切地起伏着,指着叔叔大喊:“请你滚出我家,马上消失!”沉浸于欢娱中的这对男女一下子被他惊得目瞪口呆。


    叔叔狼狈地从妈妈身上滑下来,似一堆乱泥滚倒在一旁。


    他妈妈迅速拉过床单遮掩着裸露的身子,她的眼睛大张着,头发披散着有如一个妖娆的荡妇般,指着凡雨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你,你,你……”可能是太愤怒了,嘴里再也喊不出第二个字。


    穿上衣服的妈妈送走王叔叔。


    然后,妈妈将他抱在怀里,叹息着说,小冤家,你究竟想怎么样?难道你不愿意妈妈有人爱吗?看着英俊的凡雨,摸着他的小脸,她又笑了,笑声苍茫悲凉,“儿子,你长得像你爸爸,真的很像。


    ”他的眼泪突然落下来,抱紧妈妈,“妈妈,等我长大,我要给你快乐!”三、渐渐地,凡雨知道,自己对妈妈产生了爱情,他知道,这种爱情从一开始就会造成没有结局的疼。


    妈妈再也没有带过叔叔来家里,而且妈妈好象也没有与叔叔来往,因为他妈妈脸上那种娇媚的笑容不见了。


    那首歌又开始响彻在凡雨的房间上空:昨夜的雨惊醒我沉睡中的梦,迷惑的心散漫着昨日的伤痛,冷冷的风不再有往日的温柔,失去的爱是否还能够再拥有……有天夜里,凡雨被妈妈轻微的呻吟声惊醒。



    感觉妈妈的手好像在不停的动,凡雨偷偷睁开眼睛看见妈妈的手在不停的抚摸并插进她的下体。


    他想起那个叔叔也是用他的下体插进妈妈的下体。


    他睁开眼睛问:“妈妈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他妈妈立时像做贼心虚似的,表情极其僵硬,妈妈停下手,敷衍着说:“没什么。


    儿子乖,快睡觉!”他又问:“妈妈插进去疼吗?”妈妈说:“傻孩子,不疼。


    妈妈很舒服!他伸出小手抚摸着妈妈身体,很天真的说:“妈妈,等我的下面长大了一定让妈妈舒服!”妈妈满脸惊愕,“儿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看到叔叔那样了。


    ”他妈妈叹了口气,含着热泪,“傻孩子,妈妈和儿子是不能这么做的!”凡雨看着愁容的妈妈,不快乐的妈妈,他的内心很不安稳,每天走路总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然后不声不响地读书,写字。


    偶尔抬着望见妈妈迷离的眼光,他就定定地看着天空,一瞬间,仿佛一切凝固在眼里,将眼前的妈妈想像成月宫里的仙子,他喜欢月亮,不是因为嫦娥的美丽,而是因为月宫的清冷,高傲。


    妈妈就是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天使。


    一直,妈妈是孤独的,安宁的眼神背后,是散落的孤独。


    四、时隔二年,凡雨14岁生日。


    晚上,妈妈穿上紫色华丽诡异如梦魇的睡裙,然后她问他,“你看我,好看吗?”凡雨看见她的笑容如同春天,和煦的风吹过的温暖弥散在家里的每个角落。


    妈妈很兴奋,与他干杯,连声说:“儿子,妈妈终于等到你长大的这一天。


    ”凡雨的嘴边长出了茸茸的细毛,个子也长高了,比他妈妈还高出一头。


    凡雨握着酒杯的手有一些微微的抖动,他喝了很多酒,看着妈妈白嫩的肩膀,他的喉结都在跳动,身体内的热血似烧开的水般沸腾起来,他对着生日蛋糕偷偷地许下一个心愿——让妈妈舒服!他一直想代替叔叔那样让妈妈快乐地叫,他想在今晚就实现这个诺言。


    夜深,他与妈妈都有一些醉意,妈妈可能喝多了,朦胧中,儿子的脸在她眼前晃荡着,变幻成了她前夫的脸,她抱着儿子,喊里连声说着胡话:“亲爱的申,你终于回家了?我好想你,再也不要离开我,好吗?我要……”儿子抱紧妈妈,感觉妈妈火热的身体在颤动,妈妈的唇突然就压在他的唇上,舌头使劲地在他的嘴里搅动,搅得他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他抱起妈妈向床边走去。


    妈妈不放手,在他脖子上吹着风,一股暖暖的,热热的气流随着妈妈的嘴传递到凡雨的全身,他感觉很难受,下身像暴涨的洪涝灾害,随时就可能冲破堤岸,淹没整个世界。


    他不停的亲妈妈,妈妈的身子象发着高烧的少女,通体通亮,烫得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他脱掉妈妈的睡衣,握紧她的乳房,在他猛烈的揉搓之下,妈妈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眼睛微闭着,拼命地喊着:“申,快进入!快…快…”凡雨试着将手擦入她的阴道,触摸到很多浓而稠密的液体,他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只是学那个叔叔一样,爬在妈妈身上,屁股在她下面如一头狂奔的野牛乱撞一气。


    妈妈摸索着他的下体,屁股抬了下一牵手就了她的阴道,他就如找到出口的洪水,汹涌澎湃着,拼命地抽动着,凡雨看见妈妈疯狂地扭动,发出与叔叔做时同样的尖叫,他在满足中很快就一泻千里。


    妈妈的下体很滑,冲刺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美妙,他想就这样跟着妈妈,快快乐乐,幸福美满一辈子……第二天早晨,当妈妈看见自己赤裸的全身之后哭了。


    她的眼泪惊醒了儿子,凡雨伸出手将妈妈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前额,小声地说:“妈妈,我能带给你快乐,让我做你的情人!”他的性格桀骜不驯,学习成绩却出奇的优秀,他的个子是班上最高的。


    所有的女生都向他献媚,看见他在蓝球场上飞扬起的黑色头发,女生们视他为偶像,他像一头凶猛的小狮子,浑身充满着活力。


    五、每晚,他依然与自己的妈妈同床。


    自从与妈妈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卑。


    他不敢接受女同学的善意的帮助,也拒绝与任何男生交往,他完全封闭了自己。


    14岁的少年不懂自己做得的是对还是错。


    但他却越来越贪恋母亲的身体,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他妈妈会在一周内答应他二,三次。


    他将青春的朝气全部献给了妈妈。


    他发现自己对妈妈产生了另一种感情,那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奥妙无穷的乐趣。


    每次要完妈妈之后,凡雨都会哭着求妈妈原谅,“妈妈,我不应该,我真是一个坏孩子……可是——我爱你,我爱你,这是为什么?”妈妈从来不言语,她享受完儿子给予的快乐之后也是痛不欲生。


    她本来就那么脆弱,还是要一次次地满足儿子的要求,这一半来自于她身体内部强烈的要求,她是一个欲望极强盛的女人。


    于是,这对母子继续着罪孽,他是妈妈的快乐,妈妈是儿子的突破口。


    只不过在清醒的时候,凡雨会孤寂地在街上乱逛,他嘴里淡淡地吐着,他是在做梦。


    而梦里,是什么都可以忘记的。


    每一个街口的灯光都不一样,他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觉得陌生,他不敢久留,家里有一盏灯为他亮着,还有一个女人在等待着,尽管这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但是,他爱她!唯有他家门前的灯光在提醒着他不是在做梦。


    凡雨清楚的记得两年来与妈妈阴暗的疯狂,跟妈妈做的时候很开心,可做完又很失落,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心里痛悔得快要死掉,他想过离家出走,远离母亲,但那会要了妈妈的命,她视他如生命。


    一直到16岁,他与妈妈就这样快乐地生活着,每次交欢,妈妈就象面对自己的情人一样娇媚可爱。


    妈妈附在他耳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儿子,就这样陪着妈,不要分开,直到永远……”他还是害怕,很害怕,所以他就不停地自责。


    他的神志有些恍惚。


    他不敢面对同学,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妈妈。


    六、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凡雨走到东湖边,湖面上没有一丝儿的风,空气显得十分的沉重,憋闷,压得凡雨胸口异常难受。


    他看着沉沉的湖水,圆圆的月亮沉在水底,照得湖面一片通明,似冰冷的月宫,如同一个无底的深渊。


    他回头望了望,四周很静,已经夜深了,路两旁的灯光闪耀,他觉得灯光也象张着血红的嘴在嘲笑着他。


    他捡起一块小石头投进湖心,那块石头落下的时候,月亮碎成了无数个。


    他脱下衣服,鞋子,投入湖心,光着身子的他一点也没觉得害怕。


    他甚至想……如果身体投进去一定美极了,那或许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他好像真的找到了……他的幸福……他甚至于唱起了歌:只要一想起你,我就像仰望着,水底的月亮,如水的生命,就似这冷月亮……


    她反复听一首歌:昨夜的雨惊醒我沉睡中的梦,迷惑的心散漫着昨日的伤痛,冷冷的风不再有往日的温柔,失去的爱是否还能够再拥有……她始终不在儿子面前流一滴泪,躲藏在妈妈的怀里,他听到妈妈那颗破碎的心在滴答流着血。


    面对寒冷,孤独,安静的妈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给妈妈幸福与快乐。


    他妈妈一直在机关里待着,任凭社会上风云变幻,她守候着自己的安静。


    童年的凡雨是在妈妈的呵护与关怀下成长的,妈妈纤瘦的手给予他一股强大的暖流,滋养着他的身心。


    10岁时,他妈妈开始相亲,牵着他的手,对见面的每一个男人说,我儿子。


    她一直淡淡的,所有的男人,只见一面。


    一次,梦里的妈妈喊,有谁愿意接受我的同时也接受我的儿子?他被惊醒,看见沉沉睡梦里的妈妈,脸上有愤恨和泪水。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妈妈再嫁的累赘品。


    妈妈一直是很时尚的女人,尽管缺少男人的滋润,妈妈依然年轻,漂亮且骄傲。


    二、凡雨11岁,他妈妈遇上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他高大而且健壮,妈妈的脸上开始露出娇羞般的笑容,那是在他爸爸离开后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


    妈妈让他叫他王叔叔,看着那个男人高高的鼻梁,以及深邃的眼睛,他默不作声,眼底的光充满着仇恨,当他碰撞到那个男人的眼神时,他飞快地落下,轻轻的,瞬间惊散周围冰冷的空气。


    孙叔叔的眼神始终飘浮着,从来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晚上,孙叔叔留宿在他家,他坚持着让妈妈陪着睡。


    妈妈勉强答应着,唯一一次没有抱着他入眠。


    半夜,他被一泡尿惊醒,习惯性地摸了摸四围,空空而已!他开始大喊,妈妈……妈妈……寂静的夜,他的哭声很大,震荡在整个房间的上空。


    可能是太慌张,跑进他房间的妈妈居然赤裸着身体,这是他头一次看见女性的全身,他浑身热血沸腾,当他妈妈抱着撒尿回来时,他忽然觉得下体有种感觉,那个小东西一下子变得硬梆梆的。


    妈妈发现了,她转过身,故意躲开。


    长大的凡雨知道,自己对妈妈产生了一种迷恋,他渴望快快长大。


    一天又一天,那个叔叔每天来,为了弄清妈妈与那个叔叔究竟在做什么,他故意装睡。


    看着他妈妈悄悄的出了房间,他小心翼翼地溜到阳台上,趴在窗户边,他看到了一幕不应该看到的现实,那个王叔叔趴在妈妈的身上,妈妈呻吟着,而且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感觉她既痛苦又好像很享受。


    妈妈在叔叔强健的身子底下像一条滑动的美人鱼,她整个身子强烈地扭动,嘴里还发出“嗷…嗷…”的叫声,叔叔的屁股一上一下使劲地翘着,惨白的月光印得他的背脊透亮,通明,那汗珠子似珍珠般一颗又一颗打在妈妈粉白的乳房上,后来,他妈妈还伸出舌头忘情地舔着他那粗大的阴茎……凡雨呆在阳台上,一轮弯弯的月儿正好挂在天际,他想像中的妈妈一直是嫦娥的化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使劲地掐自己的手指,眼泪缓缓地落下来。


    来自心底的一个声音在呐喊,妈妈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他狂怒地跳进房间,胸脯急切地起伏着,指着叔叔大喊:“请你滚出我家,马上消失!”沉浸于欢娱中的这对男女一下子被他惊得目瞪口呆。


    叔叔狼狈地从妈妈身上滑下来,似一堆乱泥滚倒在一旁。


    他妈妈迅速拉过床单遮掩着裸露的身子,她的眼睛大张着,头发披散着有如一个妖娆的荡妇般,指着凡雨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你,你,你……”可能是太愤怒了,嘴里再也喊不出第二个字。


    穿上衣服的妈妈送走王叔叔。


    然后,妈妈将他抱在怀里,叹息着说,小冤家,你究竟想怎么样?难道你不愿意妈妈有人爱吗?看着英俊的凡雨,摸着他的小脸,她又笑了,笑声苍茫悲凉,“儿子,你长得像你爸爸,真的很像。


    ”他的眼泪突然落下来,抱紧妈妈,“妈妈,等我长大,我要给你快乐!”三、渐渐地,凡雨知道,自己对妈妈产生了爱情,他知道,这种爱情从一开始就会造成没有结局的疼。


    妈妈再也没有带过叔叔来家里,而且妈妈好象也没有与叔叔来往,因为他妈妈脸上那种娇媚的笑容不见了。


    那首歌又开始响彻在凡雨的房间上空:昨夜的雨惊醒我沉睡中的梦,迷惑的心散漫着昨日的伤痛,冷冷的风不再有往日的温柔,失去的爱是否还能够再拥有……有天夜里,凡雨被妈妈轻微的呻吟声惊醒。


    感觉妈妈的手好像在不停的动,凡雨偷偷睁开眼睛看见妈妈的手在不停的抚摸并插进她的下体。


    他想起那个叔叔也是用他的下体插进妈妈的下体。


    他睁开眼睛问:“妈妈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他妈妈立时像做贼心虚似的,表情极其僵硬,妈妈停下手,敷衍着说:“没什么。


    儿子乖,快睡觉!”他又问:“妈妈插进去疼吗?”妈妈说:“傻孩子,不疼。


    妈妈很舒服!他伸出小手抚摸着妈妈身体,很天真的说:“妈妈,等我的下面长大了一定让妈妈舒服!”妈妈满脸惊愕,“儿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看到叔叔那样了。


    ”他妈妈叹了口气,含着热泪,“傻孩子,妈妈和儿子是不能这么做的!”凡雨看着愁容的妈妈,不快乐的妈妈,他的内心很不安稳,每天走路总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然后不声不响地读书,写字。


    偶尔抬着望见妈妈迷离的眼光,他就定定地看着天空,一瞬间,仿佛一切凝固在眼里,将眼前的妈妈想像成月宫里的仙子,他喜欢月亮,不是因为嫦娥的美丽,而是因为月宫的清冷,高傲。


    妈妈就是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天使。


    一直,妈妈是孤独的,安宁的眼神背后,是散落的孤独。


    四、时隔二年,凡雨14岁生日。


    晚上,妈妈穿上紫色华丽诡异如梦魇的睡裙,然后她问他,“你看我,好看吗?”凡雨看见她的笑容如同春天,和煦的风吹过的温暖弥散在家里的每个角落。


    妈妈很兴奋,与他干杯,连声说:“儿子,妈妈终于等到你长大的这一天。


    ”凡雨的嘴边长出了茸茸的细毛,个子也长高了,比他妈妈还高出一头。


    凡雨握着酒杯的手有一些微微的抖动,他喝了很多酒,看着妈妈白嫩的肩膀,他的喉结都在跳动,身体内的热血似烧开的水般沸腾起来,他对着生日蛋糕偷偷地许下一个心愿——让妈妈舒服!他一直想代替叔叔那样让妈妈快乐地叫,他想在今晚就实现这个诺言。


    夜深,他与妈妈都有一些醉意,妈妈可能喝多了,朦胧中,儿子的脸在她眼前晃荡着,变幻成了她前夫的脸,她抱着儿子,喊里连声说着胡话:“亲爱的申,你终于回家了?我好想你,再也不要离开我,好吗?我要……”儿子抱紧妈妈,感觉妈妈火热的身体在颤动,妈妈的唇突然就压在他的唇上,舌头使劲地在他的嘴里搅动,搅得他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他抱起妈妈向床边走去。


    妈妈不放手,在他脖子上吹着风,一股暖暖的,热热的气流随着妈妈的嘴传递到凡雨的全身,他感觉很难受,下身像暴涨的洪涝灾害,随时就可能冲破堤岸,淹没整个世界。


    他不停的亲妈妈,妈妈的身子象发着高烧的少女,通体通亮,烫得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他脱掉妈妈的睡衣,握紧她的乳房,在他猛烈的揉搓之下,妈妈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眼睛微闭着,拼命地喊着:“申,快进入!快…快…”凡雨试着将手擦入她的阴道,触摸到很多浓而稠密的液体,他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只是学那个叔叔一样,爬在妈妈身上,屁股在她下面如一头狂奔的野牛乱撞一气。


    妈妈摸索着他的下体,屁股抬了下一牵手就了她的阴道,他就如找到出口的洪水,汹涌澎湃着,拼命地抽动着,凡雨看见妈妈疯狂地扭动,发出与叔叔做时同样的尖叫,他在满足中很快就一泻千里。


    妈妈的下体很滑,冲刺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美妙,他想就这样跟着妈妈,快快乐乐,幸福美满一辈子……第二天早晨,当妈妈看见自己赤裸的全身之后哭了。


    她的眼泪惊醒了儿子,凡雨伸出手将妈妈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前额,小声地说:“妈妈,我能带给你快乐,让我做你的情人!”他的性格桀骜不驯,学习成绩却出奇的优秀,他的个子是班上最高的。


    所有的女生都向他献媚,看见他在蓝球场上飞扬起的黑色头发,女生们视他为偶像,他像一头凶猛的小狮子,浑身充满着活力。


    五、每晚,他依然与自己的妈妈同床。


    自从与妈妈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卑。


    他不敢接受女同学的善意的帮助,也拒绝与任何男生交往,他完全封闭了自己。


    14岁的少年不懂自己做得的是对还是错。


    但他却越来越贪恋母亲的身体,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他妈妈会在一周内答应他二,三次。


    他将青春的朝气全部献给了妈妈。


    他发现自己对妈妈产生了另一种感情,那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奥妙无穷的乐趣。


    每次要完妈妈之后,凡雨都会哭着求妈妈原谅,“妈妈,我不应该,我真是一个坏孩子……可是——我爱你,我爱你,这是为什么?”妈妈从来不言语,她享受完儿子给予的快乐之后也是痛不欲生。


    她本来就那么脆弱,还是要一次次地满足儿子的要求,这一半来自于她身体内部强烈的要求,她是一个欲望极强盛的女人。


    于是,这对母子继续着罪孽,他是妈妈的快乐,妈妈是儿子的突破口。


    只不过在清醒的时候,凡雨会孤寂地在街上乱逛,他嘴里淡淡地吐着,他是在做梦。


    而梦里,是什么都可以忘记的。


    每一个街口的灯光都不一样,他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觉得陌生,他不敢久留,家里有一盏灯为他亮着,还有一个女人在等待着,尽管这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但是,他爱她!唯有他家门前的灯光在提醒着他不是在做梦。


    凡雨清楚的记得两年来与妈妈阴暗的疯狂,跟妈妈做的时候很开心,可做完又很失落,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心里痛悔得快要死掉,他想过离家出走,远离母亲,但那会要了妈妈的命,她视他如生命。


    一直到16岁,他与妈妈就这样快乐地生活着,每次交欢,妈妈就象面对自己的情人一样娇媚可爱。


    妈妈附在他耳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儿子,就这样陪着妈,不要分开,直到永远……”他还是害怕,很害怕,所以他就不停地自责。


    他的神志有些恍惚。


    他不敢面对同学,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妈妈。


    六、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凡雨走到东湖边,湖面上没有一丝儿的风,空气显得十分的沉重,憋闷,压得凡雨胸口异常难受。


    他看着沉沉的湖水,圆圆的月亮沉在水底,照得湖面一片通明,似冰冷的月宫,如同一个无底的深渊。


    他回头望了望,四周很静,已经夜深了,路两旁的灯光闪耀,他觉得灯光也象张着血红的嘴在嘲笑着他。


    他捡起一块小石头投进湖心,那块石头落下的时候,月亮碎成了无数个。


    他脱下衣服,鞋子,投入湖心,光着身子的他一点也没觉得害怕。


    他甚至想……如果身体投进去一定美极了,那或许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他好像真的找到了……他的幸福……他甚至于唱起了歌:只要一想起你,我就像仰望着,水底的月亮,如水的生命,就似这冷月亮……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