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斗破蒼穹成人系列 -寂寞的美杜莎女王

    发布时间:2020-01-29 00:00:32   








    夕阳的余晖洒落而下。照射在气势磅礡的萧家大院内。一道曼妙的曲线娇躯。缓缓的出现在楼台上。突兀出现的美丽女人。身着一件雍容的紫色锦袍。锦袍之下的娇躯。丰满玲珑。犹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渗透出淡淡的妩媚。一头三千青丝。随意的从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纤细的柳腰之间。


    而在那锦袍之下。露出了轻薄纱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雪白肌肤,微微轻颤的玉体,教人想入非非。一股野性的妖娆诱惑。让的人莫名其妙的浑身有些滚烫。


    萧厉的目光扫过那近乎完美的娇躯。最后停留在那张美丽的绝世容颜之上。顿时心尖狠狠的颤了一颤。喉咙滚动,轻轻的咽了一口唾味。萧厉有些失神,有些妒忌与不甘。为什么如此佳人。竟会是自己的弟妹?为什么萧炎所拥有的都比自己好,修炼天赋,容貌,甚至女人。为什么?


    「二哥,有事吗?」美杜莎女王回头,望着萧厉,红唇的嘴唇挑起一抹纤细的弧度,霎时间,精致的容颜顿时妖气盎然,一颦一笑间,让得萧厉瞬间的失神!但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呃!没事!」萧厉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随便应了一声。


    「最近有他的消息吗?」美杜莎平淡的声音,但眉宇间切有着淡淡的失落!


    「唉!三弟一转眼都离开加玛帝国三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箫厉知道,不管美杜莎在外人眼中多么的强势,但毕竟还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了归属的女人,当这归属离开几年,其心中,总归是有着一些怨念。


    「是啊,萧潇(萧炎的女儿)都3岁了!可是他的事还没解决,我不怪他!」


    「唉,这些年辛苦你了!」


    ……


    天已经渐渐黑暗下来,美杜莎把萧潇哄了睡着交给萧潇的乳娘!回到自己的房里,想着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不由得两滴清泪滴了下来!难道他已经忘了她吗?难道他一点都不想她吗?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她一下?……


    想太多,想不明白!美杜莎想借酒的来麻醉自己!于是第一次喝了酒!


    而且是不停的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迷糊中,突然敲门声响起,美杜莎心道:难道是他回来了吗?美杜莎打开房门,一看是萧厉,心里一阵失望。平静道:「二哥,有事吗?」


    萧厉看着本来就是完美的脸颊因喝酒变得潮红,不由得一时呆了!


    「二哥要是没事的话,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有三弟的消息。」萧厉这才回过神来。


    「什么消息?」美杜莎急忙问道。


    「进屋里在说吧!」萧厉说着走进门。


    「是他要回来了吗?」美杜莎急切道。


    「不是,听中州传来消息,三弟去了古界!」


    美杜莎身子一颤,却又平静地道:「为了黛儿吗?他始终爱的还是只有黛儿,尽管我为他生下了萧潇。也罢,其实我早知道他会这样!」


    萧厉看着美杜莎脸上复杂的表情,知道此话也是她勉强说出,他立即道:「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很委屈,想当初的美杜莎……」


    「不要再说了。」说着美杜莎拿起酒杯,接连饮了好几杯酒!


    「无论怎样,我都会等他回来!」盯着窗外远方山川半晌后,美杜莎女王终于是缓缓开口,声音酥麻而慵懒,也带着一丝的酸涩,噙着让男人骨头发麻的诱惑。


    萧厉没有开口。


    「你说我跟黛儿谁更漂亮?」美杜莎已有几分醉意,盯着萧厉问道。


    萧厉被她这么一瞧心跳加速。细看美杜莎时,美杜莎脸上已见红晕,光滑的肌肤也变得红,一双媚眼更是醉眼迷离。然而自己的身体,忽然的变得燥热了起来,而且这股火气,还有逐渐蔓延的趋势。


    ……


    就在萧厉运用斗气压制体内不断升腾的欲火时,美杜莎竟然醉地昏迷在了桌上。



    此刻的美杜莎,娇嫩欲滴,红唇微张,杏眼迷离,一抹红晕挂上俏脸,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萧厉想要扶美杜莎起来,手碰到美杜莎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肤光滑可人。不由得刚压住的欲火再度喷发了出来!


    萧厉吞了吞口水,拦腰将美杜莎抱起向床边走去。


    萧厉将美杜莎放倒在床上,看着她丰满的身材,美杜莎媚眼微张,诱人的脸上满是红晕,细唇紧闭,好似忧愁的样子。释放着让人口干舌燥的诱惑。竟然是让得萧厉忘了离开,萧厉越看越是血气沸腾,欲火正在驱逐着他的理智。瞬间无数念头涌上萧厉的心头,当想到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儿就在面前而不能碰时,他又想到了萧炎,为什么自己总是给萧炎的做陪衬,顿时一股嫉妒的火焰也是爆发了出来!


    在欲火和怒火的双重夹击之下,萧厉终于是丧失了理智!


    萧厉俯身坐到美杜莎的旁边,颤抖的双手缓缓解开紫色锦袍的扣子,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胸衣,粉嫩的大腿白里透红,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隐约可以看到两粒殷红色的乳头贴着内衣向他招展。


    萧厉猛吸了口气,大手覆上了饱满而又柔嫩的乳房,隔着胸衣肆意的揉捏,此时的美杜莎无力反抗,只有不断扭动着柔软光滑的娇躯,萧厉压在美杜莎身子上,两只大手肆意捏弄着美杜莎柔嫩的乳房,舌头贪婪的滑向美杜莎光滑的粉颈,弄得美杜莎小嘴微张,不断的娇喘,两颗玲珑的奶子在双手用力的揉捏下,被挤弄出各种形状。


    萧厉把她薄薄的内衣一扯,旋即一具宛如是上天杰作的完美玉体,便是这般赤裸裸的暴露在了萧厉的眼前。


    美丽的容颜。不经意间透着一抹宛如妖精一般的妖艳。修长白皙的脖颈。露出一截优雅的弧度。目光缓缓移下。一对丰满的挺翘娇乳。圆润而娇嫩。或许是因为被萧厉刚才弄得燥热的缘故。一滴晶莹的水珠从脖颈处浮现。然后一路滚落而下。巧巧的划过一只丰满圆润的娇乳。最后划起一道略微有些淫秽的弧线。滴落而下。


    纤细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然而略显清瘦之间。却是透着一股柔韧的感觉。平坦而娇嫩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一眼望去。很是有种让得人忍不住伸出手来微微游动的冲动。


    萧厉不待考虑,用双手贪婪的握住美杜莎的蜜乳,娇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断变换各种姿态,美杜莎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随着萧厉的双手想要用力而又无力的扭动着。


    鲜红蓓蕾,在萧厉的双手下,逐渐变得越来越挺,萧厉俯下头含住两颗蓓蕾用力吸吮着,舌头在双手的配合下,用力的舔弄着柔弱娇嫩的乳头,「啊……」一声呻吟从红润的樱唇边喘出,诱人的身子在强烈的吮吸和舔弄下不停扭动,想要摆脱侵袭,却是更添几分性感。


    舌头离开了娇嫩的乳房,吻向了美杜莎诱人的小嘴,感到异物湿润的接触,美杜莎小口紧闭,然而仍是挡住萧厉的侵入,萧厉吸住她的香舌轻咬着,双手摸揉着那浑圆饱涨的乳房,摸在手里柔软温润又充满着弹性。


    萧厉双手逐渐滑向美杜莎的双腿,美杜莎柳眉紧皱,小嘴里倾出细微的呻吟声,双腿也本能的夹紧想要阻挡侵入的大手,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了起来,这是女性的敏感地带受到爱抚时的本能反应。


    萧厉大手慢慢的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渐渐地,美杜莎的嫩穴也变得湿润起来,而这时,美杜莎也逐渐清醒!


    美杜莎睁开眼睛,她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她现在终于清楚的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二哥,你快住手,你在干什么?」美杜莎开始挣扎。


    美杜莎的双脚猛蹬,想用双手推开萧厉,不过被萧厉死死的压住了她纤细的柳腰,无法使力,萧厉抓住美杜莎的双手,把挣扎的美杜莎强行使她俯卧,并且压在她身上,萧厉也扭动着身体,把身体在美杜莎细嫩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摩擦,使得美杜莎的全身都感受到异样刺激。美杜莎全身很快就发热起来,呼吸几乎成了喘息,美杜莎虽然和萧炎有过一次,但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过,渐渐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


    美杜莎的脸泛起了红晕,她仍在抵抗,但脸上红晕却在不断扩大。美杜莎的理智被渐渐高涨的性欲取代,甚至连力气正正在一点一滴的失去,逐渐爆发的情欲洪流,美杜莎还在不断的强忍着,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但是从她紧紧的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正努力的搏斗着;可惜萧厉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美杜莎!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哇~~~都湿成这样子了,一定很想要吧!」


    「你……胡说,我没有……」


    就在美杜莎辩解时,萧厉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对准美杜莎柔嫩的小穴就要冲锋陷阵,大龟头用力分开嫩嫩的阴唇,突然来的肿胀让毫无准备的美杜莎微皱起眉头,没有过多少经验的她,胡乱的扭动着纤腰。


    美杜莎的嫩穴可谓柔软至极,柔嫩的小穴不惊意的磨擦着巨大的龟头,让萧厉难忍难耐,双手扶着细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处。


    「啊……」一声响亮的娇呼响彻屋内,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多年未经闯入的小穴,很紧,疼痛让得美杜莎玉手无力的抓着床铺,媚眼因为插入的生痛已满是泪水,美丽的脸上满是疼痛的表情,贝齿上下紧咬,此下疼痛丝毫不比当年第一次的弱!


    萧厉看着美杜莎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升起几分怜惜,但很快被美杜莎紧嫩蜜穴的包裹所带的舒爽感觉冲的一干二净,然后缓缓抽出肉棒,萧厉兴奋的看着自己黑呼呼的肉棒从美杜莎白嫩的肉体里退出来,鲜红的小穴随着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龟头还在里边的时候,又挺起肉棒狠狠的插进嫩穴里去。


    萧厉重复着这个动作,每次进入美杜莎都情不自禁的大声尖叫,肿胀的痛处,让她泪流满面,粉手紧紧抓住被褥,被抽送了几十回合后,尖叫渐渐变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为春水孳孳的流淌变得润滑起来,萧厉索性开始加快速度大力抽送起来,次次抽送都达到蜜穴的最深处。


    「啊……恩……啊……」美杜莎的娇喘变的急促起来,时有巨大的龟头碰触到花芯时所引起的诱人呻吟。


    萧厉抱起美杜莎雪白的双腿左右架放在双肩上,挺着肉棒不断的插入美杜莎的嫩穴,美杜莎羞涩的承受萧厉大肉棒猛烈的冲刺,不时有大腿撞击雪白圆臀发出的「啪,啪」声,美杜莎胸前那诱人的嫩乳羞涩的在李恂强壮的胸膛前不断跳动着。美杜莎半睁着迷离的双眼,张着小嘴,红着脸无力的扭动着娇躯,慢慢的配合了萧厉大肉棒的抽送。


    萧厉已经汗流满身,气喘吁吁,看着昔日美丽动人却冷若冰霜,傲气凌人的美杜莎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圆润的乳房柔软的磨擦着自己的胸膛,不断的跳跃,翘臀和嫩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淫秽不堪。萧厉更是猛力的冲刺着美杜莎柔嫩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


    萧厉配合着美杜莎急促的呻吟猛烈冲刺数十下后,龟头忽感一阵酥麻,闷哼一声,将巨大的肉棒使劲顶入嫩穴深处,像要把美杜莎的小穴顶穿一样,颤抖着紧紧抱住美杜莎,猛的喷射出大量的精液,「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滚烫的精液将粉嫩的小穴灌的一阵痉挛,使得被美杜莎粉嫩的小穴紧紧夹住的肉棒又一次喷射。


    萧厉用力的捏住美杜莎玲珑坚挺的乳房,龟头顶在嫩穴最深处舒爽的喷射着男人的精液。美杜莎亦是忍不住大声娇呼,雪白修长的粉腿紧紧盘住萧厉的腰,雪臀嫩穴一阵收缩,亦是达到了高潮……


    夕阳的余晖洒落而下。照射在气势磅礡的萧家大院内。一道曼妙的曲线娇躯。缓缓的出现在楼台上。突兀出现的美丽女人。身着一件雍容的紫色锦袍。锦袍之下的娇躯。丰满玲珑。犹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渗透出淡淡的妩媚。一头三千青丝。随意的从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纤细的柳腰之间。


    而在那锦袍之下。露出了轻薄纱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雪白肌肤,微微轻颤的玉体,教人想入非非。一股野性的妖娆诱惑。让的人莫名其妙的浑身有些滚烫。


    萧厉的目光扫过那近乎完美的娇躯。最后停留在那张美丽的绝世容颜之上。顿时心尖狠狠的颤了一颤。喉咙滚动,轻轻的咽了一口唾味。萧厉有些失神,有些妒忌与不甘。为什么如此佳人。竟会是自己的弟妹?为什么萧炎所拥有的都比自己好,修炼天赋,容貌,甚至女人。为什么?


    「二哥,有事吗?」美杜莎女王回头,望着萧厉,红唇的嘴唇挑起一抹纤细的弧度,霎时间,精致的容颜顿时妖气盎然,一颦一笑间,让得萧厉瞬间的失神!但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呃!没事!」萧厉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随便应了一声。


    「最近有他的消息吗?」美杜莎平淡的声音,但眉宇间切有着淡淡的失落!


    「唉!三弟一转眼都离开加玛帝国三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箫厉知道,不管美杜莎在外人眼中多么的强势,但毕竟还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了归属的女人,当这归属离开几年,其心中,总归是有着一些怨念。


    「是啊,萧潇(萧炎的女儿)都3岁了!可是他的事还没解决,我不怪他!」


    「唉,这些年辛苦你了!」


    ……


    天已经渐渐黑暗下来,美杜莎把萧潇哄了睡着交给萧潇的乳娘!回到自己的房里,想着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不由得两滴清泪滴了下来!难道他已经忘了她吗?难道他一点都不想她吗?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她一下?……


    想太多,想不明白!美杜莎想借酒的来麻醉自己!于是第一次喝了酒!


    而且是不停的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迷糊中,突然敲门声响起,美杜莎心道:难道是他回来了吗?美杜莎打开房门,一看是萧厉,心里一阵失望。平静道:「二哥,有事吗?」


    萧厉看着本来就是完美的脸颊因喝酒变得潮红,不由得一时呆了!


    「二哥要是没事的话,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有三弟的消息。」萧厉这才回过神来。


    「什么消息?」美杜莎急忙问道。


    「进屋里在说吧!」萧厉说着走进门。


    「是他要回来了吗?」美杜莎急切道。


    「不是,听中州传来消息,三弟去了古界!」


    美杜莎身子一颤,却又平静地道:「为了黛儿吗?他始终爱的还是只有黛儿,尽管我为他生下了萧潇。也罢,其实我早知道他会这样!」


    萧厉看着美杜莎脸上复杂的表情,知道此话也是她勉强说出,他立即道:「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很委屈,想当初的美杜莎……」


    「不要再说了。」说着美杜莎拿起酒杯,接连饮了好几杯酒!


    「无论怎样,我都会等他回来!」盯着窗外远方山川半晌后,美杜莎女王终于是缓缓开口,声音酥麻而慵懒,也带着一丝的酸涩,噙着让男人骨头发麻的诱惑。


    萧厉没有开口。


    「你说我跟黛儿谁更漂亮?」美杜莎已有几分醉意,盯着萧厉问道。


    萧厉被她这么一瞧心跳加速。细看美杜莎时,美杜莎脸上已见红晕,光滑的肌肤也变得红,一双媚眼更是醉眼迷离。然而自己的身体,忽然的变得燥热了起来,而且这股火气,还有逐渐蔓延的趋势。


    ……


    就在萧厉运用斗气压制体内不断升腾的欲火时,美杜莎竟然醉地昏迷在了桌上。


    此刻的美杜莎,娇嫩欲滴,红唇微张,杏眼迷离,一抹红晕挂上俏脸,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萧厉想要扶美杜莎起来,手碰到美杜莎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肤光滑可人。不由得刚压住的欲火再度喷发了出来!


    萧厉吞了吞口水,拦腰将美杜莎抱起向床边走去。


    蕭厲將美杜莎放倒在床上,看著她豐滿的身材,美杜莎媚眼微張,誘人的臉上滿是紅暈,細唇緊閉,好似憂愁的樣子。釋放著讓人口乾舌燥的誘惑。竟然是讓得蕭厲忘了離開,蕭厲越看越是血氣沸騰,慾火正在驅逐著他的理智。瞬間無數念頭湧上蕭厲的心頭,當想到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兒就在面前而不能碰時,他又想到了蕭炎,為什麼自己總是給蕭炎的做陪襯,頓時一股嫉妒的火焰也是爆發了出來!


    在慾火和怒火的雙重夾擊之下,蕭厲終於是喪失了理智!


    蕭厲俯身坐到美杜莎的旁邊,顫抖的雙手緩緩解開紫色錦袍的扣子,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胸衣,粉嫩的大腿白裡透紅,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隱約可以看到兩粒殷紅色的乳頭貼著內衣向他招展。


    蕭厲猛吸了口氣,大手覆上了飽滿而又柔嫩的乳房,隔著胸衣肆意的揉捏,此時的美杜莎無力反抗,只有不斷扭動著柔軟光滑的嬌軀,蕭厲壓在美杜莎身子上,兩隻大手肆意捏弄著美杜莎柔嫩的乳房,舌頭貪婪的滑向美杜莎光滑的粉頸,弄得美杜莎小嘴微張,不斷的嬌喘,兩顆玲瓏的奶子在雙手用力的揉捏下,被擠弄出各種形狀。


    蕭厲把她薄薄的內衣一扯,旋即一具宛如是上天傑作的完美玉體,便是這般赤裸裸的暴露在了蕭厲的眼前。


    美麗的容顏。不經意間透著一抹宛如妖精一般的妖艷。修長白皙的脖頸。露出一截優雅的弧度。目光緩緩移下。一對豐滿的挺翹嬌乳。圓潤而嬌嫩。或許是因為被蕭厲剛才弄得燥熱的緣故。一滴晶瑩的水珠從脖頸處浮現。然後一路滾落而下。巧巧的劃過一隻豐滿圓潤的嬌乳。最後劃起一道略微有些淫穢的弧線。滴落而下。


    纖細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然而略顯清瘦之間。卻是透著一股柔韌的感覺。平坦而嬌嫩的小腹。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一眼望去。很是有種讓得人忍不住伸出手來微微游動的衝動。


    蕭厲不待考慮,用雙手貪婪的握住美杜莎的蜜乳,嬌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斷變換各種姿態,美杜莎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隨著蕭厲的雙手想要用力而又無力的扭動著。


    鮮紅蓓蕾,在蕭厲的雙手下,逐漸變得越來越挺,蕭厲俯下頭含住兩顆蓓蕾用力吸吮著,舌頭在雙手的配合下,用力的舔弄著柔弱嬌嫩的乳頭,「啊……」一聲呻吟從紅潤的櫻唇邊喘出,誘人的身子在強烈的吮吸和舔弄下不停扭動,想要擺脫侵襲,卻是更添幾分性感。


    舌頭離開了嬌嫩的乳房,吻向了美杜莎誘人的小嘴,感到異物濕潤的接觸,美杜莎小口緊閉,然而仍是擋住蕭厲的侵入,蕭厲吸住她的香舌輕咬著,雙手摸揉著那渾圓飽漲的乳房,摸在手裡柔軟溫潤又充滿著彈性。


    蕭厲雙手逐漸滑向美杜莎的雙腿,美杜莎柳眉緊皺,小嘴裡傾出細微的呻吟聲,雙腿也本能的夾緊想要阻擋侵入的大手,嬌軀像觸電似地抖顫了起來,這是女性的敏感地帶受到愛撫時的本能反應。


    蕭厲大手慢慢的探索那層層相疊的秘肉,漸漸地,美杜莎的嫩穴也變得濕潤起來,而這時,美杜莎也逐漸清醒!


    美杜莎睜開眼睛,她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她現在終於清楚的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二哥,你快住手,你在幹什麼?」美杜莎開始掙扎。


    美杜莎的雙腳猛蹬,想用雙手推開蕭厲,不過被蕭厲死死的壓住了她纖細的柳腰,無法使力,蕭厲抓住美杜莎的雙手,把掙扎的美杜莎強行使她俯臥,並且壓在她身上,蕭厲也扭動著身體,把身體在美杜莎細嫩光滑的身體上來回摩擦,使得美杜莎的全身都感受到異樣刺激。美杜莎全身很快就發熱起來,呼吸幾乎成了喘息,美杜莎雖然和蕭炎有過一次,但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過,漸漸地,她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逐漸地從體內燃起。


    美杜莎的臉泛起了紅暈,她仍在抵抗,但臉上紅暈卻在不斷擴大。美杜莎的理智被漸漸高漲的性慾取代,甚至連力氣正正在一點一滴的失去,逐漸爆發的情慾洪流,美杜莎還在不斷的強忍著,她的眼神開始渙散,但是從她緊緊的咬住下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她正努力的搏鬥著;可惜蕭厲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美杜莎!你看你的腰扭成這樣,哇~~~都濕成這樣子了,一定很想要吧!」


    「你……胡說,我沒有……」


    就在美杜莎辯解時,蕭厲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對準美杜莎柔嫩的小穴就要衝鋒陷陣,大龜頭用力分開嫩嫩的陰唇,突然來的腫脹讓毫無準備的美杜莎微皺起眉頭,沒有過多少經驗的她,胡亂的扭動著纖腰。


    美杜莎的嫩穴可謂柔軟至極,柔嫩的小穴不驚意的磨擦著巨大的龜頭,讓蕭厲難忍難耐,雙手扶著細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處。


    「啊……」一聲響亮的嬌呼響徹屋內,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多年未經闖入的小穴,很緊,疼痛讓得美杜莎玉手無力的抓著床鋪,媚眼因為插入的生痛已滿是淚水,美麗的臉上滿是疼痛的表情,貝齒上下緊咬,此下疼痛絲毫不比當年第一次的弱!


    蕭厲看著美杜莎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升起幾分憐惜,但很快被美杜莎緊嫩蜜穴的包裹所帶的舒爽感覺沖的一乾二淨,然後緩緩抽出肉棒,蕭厲興奮的看著自己黑呼呼的肉棒從美杜莎白嫩的肉體裡退出來,鮮紅的小穴隨著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龜頭還在裡邊的時候,又挺起肉棒狠狠的插進嫩穴裡去。


    蕭厲重複著這個動作,每次進入美杜莎都情不自禁的大聲尖叫,腫脹的痛處,讓她淚流滿面,粉手緊緊抓住被褥,被抽送了幾十回合後,尖叫漸漸變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為春水孳孳的流淌變得潤滑起來,蕭厲索性開始加快速度大力抽送起來,次次抽送都達到蜜穴的最深處。


    「啊……恩……啊……」美杜莎的嬌喘變的急促起來,時有巨大的龜頭碰觸到花芯時所引起的誘人呻吟。


    蕭厲抱起美杜莎雪白的雙腿左右架放在雙肩上,挺著肉棒不斷的插入美杜莎的嫩穴,美杜莎羞澀的承受蕭厲大肉棒猛烈的衝刺,不時有大腿撞擊雪白圓臀發出的「啪,啪」聲,美杜莎胸前那誘人的嫩乳羞澀的在李恂強壯的胸膛前不斷跳動著。美杜莎半睜著迷離的雙眼,張著小嘴,紅著臉無力的扭動著嬌軀,慢慢的配合了蕭厲大肉棒的抽送。


    蕭厲已經汗流滿身,氣喘吁吁,看著昔日美麗動人卻冷若冰霜,傲氣凌人的美杜莎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圓潤的乳房柔軟的磨擦著自己的胸膛,不斷的跳躍,翹臀和嫩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淫穢不堪。蕭厲更是猛力的衝刺著美杜莎柔嫩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


    萧厉配合着美杜莎急促的呻吟猛烈冲刺数十下后,龟头忽感一阵酥麻,闷哼一声,将巨大的肉棒使劲顶入嫩穴深处,像要把美杜莎的小穴顶穿一样,颤抖着紧紧抱住美杜莎,猛的喷射出大量的精液,「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滚烫的精液将粉嫩的小穴灌的一阵痉挛,使得被美杜莎粉嫩的小穴紧紧夹住的肉棒又一次喷射。


    萧厉用力的捏住美杜莎玲珑坚挺的乳房,龟头顶在嫩穴最深处舒爽的喷射着男人的精液。美杜莎亦是忍不住大声娇呼,雪白修长的粉腿紧紧盘住萧厉的腰,雪臀嫩穴一阵收缩,亦是达到了高潮……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