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老婆今晚不在家→幸福的时光系列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0:53   
    姐弟情

    姐高职毕业没继续升学而直接就业,二十出头就嫁人了。

    这晚我正准备睡觉时(有点像猪了)姐敲门进来了。这次还好,我还没脱衣服,因为我是习惯裸睡的。姐穿着睡衣说想跟我聊聊。姐是跟我聊她的婚姻,她想听听看我的意见。於是就跟姐两人坐在床上聊起来了,最後姐越讲越顺,连姐夫性无能都讲给我听。她说姐夫的那根很短,又软 。结婚没几年就已经不行了。我听了好尴尬,心想姐说这个给我听干嘛。好不容易姐说完了,问我的意见如何。我那来意见,根本就听得迷迷糊糊的,加上最後那一段,我的脑子有点短路了。我摇摇都说不知道

    我看姐眼框湿湿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生平最怕女人哭了,我都不知道该怎麽安慰姐。我想姐讲那麽多话,又流了一些眼泪,我想姐应该会口渴,於是我去倒了一杯水给姐喝,姐喝了水後情绪好了一点。後来姐要我陪她躺一下,我说好。於是我们一起躺在床上继续聊。

    姐问说既然没有女朋友,那有没有做过那种事。我当然知道姐说的是什麽事,但我还是装纯洁。我尴尬的摇摇头,我总不能把我跟妈的事跟姐讲吧。结果姐马上冒出一句说我说谎。我心想姐何凭何据说我说谎,大概是想唬我吧。没想到姐冒出一句让我心脏差点停止的话,她说妈都告诉她了。我一听都快虚脱没力了,怎麽妈把这事情告诉姐了,这太离谱了,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我大脑空白了好几分钟,这其间姐一直问是不是。唉,都知道了还要问吗。我很没力的点点头。然後姐要我把事情经过说给她听,我说妈不是跟你讲了吗,姐说妈只讲一点点。我心想妈还真会算,还留一些给我讲。我不太想讲,但姐坚持要我讲,我的处境好像当贼被逮到,全任人宰割了。於是我把整个经过讲了起来,其中有漏掉的姐还紧追不舍。

    我心里面有点被逼的感觉,於是我一开始就讲小时候偷看姐下体的事先讲了。姐听了愣了好久,然後说我怎麽这麽小就这麽色了,难怪长大後连自己妈都做。我不理姐继续讲下去,从跟妈一起睡讲到抚摸妈的身体,到跟妈赤裸相拥,到跟妈发生关系,到妈跟我翻脸。讲了好久,这次则换姐目瞪口呆了。

    讲完後,姐好像有点呆了。过了一下子,姐问我会不会还想再跟妈做,我说想呀,可是妈不肯。姐说妈都四十好几了,不是当时还算年轻,我还会想吗。我说还是想呀,而且我也没其她异性可以跟我做。後来我问姐为什麽妈会告诉姐这件事,还有谁知道,结果姐又说了一件让我停止心跳的事。原来姐根本就不知道,只是猜测。

    我想这不可能呀,再会猜也不至於猜儿子会跟妈发生关系吧。後来姐说其实很早以前还住在旧房子的时候就曾看到我跟妈在房间里赤裸裸抱在一起。当时觉的很吃惊,但也不敢说。久了就忘了,直到今天看到我在看A 片自慰才又想起,然後就用试探的口气问我。

    其实姐问我的那句话是我做贼心虚,她只说妈跟她说了,又没说到底妈说了什麽,有可能是妈说我有女朋友有过关系之类的。结果我不打自招,全抖出来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下子,我越想越心不甘。一翻身就往姐的掖下搔痒,两个人就扭在一起。结果到底是我年轻气盛,一接触到女人身体就挡不住了。扭着扭着越觉得姐长得蛮不错了,於是把姐压在身下就吻下去了。姐把我推开笑着说连我你也要呀。我说要呀,现在就要。然後我把姐睡衣领子扯开,天哪,姐里面都没穿。

    我看了兽欲就来了,接着就把姐整件睡衣摊开,姐也不反抗,我心想不反抗今晚就做我的老婆了。我把姐的衣服全脱光,然後我自己也脱光,握着阴茎就往姐的穴插。结果乾乾的一直插不进去,姐也说会痛,於是我低下身体往姐的穴舔了起来。直到我觉得够湿了,又提着阴茎插进去。这次就比较顺了。

    大概是我太久没插穴了,不到五分钟就射了。射了之後我起身坐在姐的身旁,姐看了我说我是她的第二个男人,第二个跟她有性关系的男人。说完就闭上眼睛,我看了姐一会儿性欲又来了,於是又压上去做了第二次,这次就恢复正常水准了,插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姐还是不反抗的任我摆布,我用了好几个姿式,姐都随我,除了轻微的呻吟声外。第二次 精後姐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瘫在床上,不过我想这次她真的是瘫了。

    休息了好一阵子後,姐勉强起身着衣回房。我看着姐离去心想到底怎麽回事,我怎麽尽跟自己家人发生性关系。

    第二天早上睡到被姐叫醒,醒来後才发觉很晚了。灌洗完毕到客厅里,姐正在整理客厅。姐看到我叫我赶快吃早餐,然後姐就到餐厅帮我把早餐端出来。好丰盛的早餐,根本不像平常所吃的早餐。我看了姐一眼,正想问原因时,姐却先开口了。姐说要让我补一补,不然体力透支过多,对身体不好。我在想姐是不是指昨晚的事,我走到姐的身後想试探一下,於是在姐的臀部捏了一把说是不是怕我昨晚太累。姐白了我一眼,把我的手拨开叫我快吃,然後就继续整理客厅了。我想这答案是很肯定的。

    到了晚上睡觉时,我躺在床上想不知道姐今晚会不会来。如果姐不来的话,那就只好吃自助餐了,我不能去姐睡的房间,因为妈和姐和妹一起睡的。等了很久都快睡着了姐一直没来,我等不及了起床到客厅看看。到客厅後发觉妈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想什麽,我走过去坐在妈的旁边。

    她问我也跟她一样睡不着呀,其实我是很困了,不过我还是说睡不着。妈握着我的手笑着说年纪轻轻的怎会睡不着呢?我开玩笑的说没有妈陪所以睡不着。

    於是我搂着妈的腰,亲了妈的脸颊一下说我想跟妈睡。妈笑着说她都这麽老了还有兴趣呀。我说当然有呀,而且这些前来朝思暮想,就是想跟妈好。妈说我还是没变,还是那样子。我没理会妈说的我是什麽样子,那不重要了。我在妈的耳旁轻声说到我房间聊天,妈用眼白瞄了我一眼没回答。我见机不可失,就硬拉着妈进我房间了。

    进房间把门锁上後我立刻抱着妈热吻,妈有点害羞的样子一直闪。我双手开始游走,把妈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妈很顺的让我脱,不像以前那样怕被其他人知道。很快的妈就全裸了,我把妈扶到床上让妈躺着,我自己也脱光自己衣服上床。上床後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吻遍妈全身,然後帮妈口交。可能是太久没做了,妈的反应蛮激烈的,全身一直颤抖,但忍着不敢叫出声来,但从鼻音可知道妈很兴奋了。我边帮妈口交,边把下身往妈的头部移,一直将我的阴茎移到妈的眼前。妈很自动的握着我的阴茎就往嘴里塞了。

    好久没被吹喇叭了,感觉好舒服。没多久我忍不住了,翻过身来拉开妈的腿就插进去了。就像旧情人久逢一般,我疯狂的猛插猛抽,妈被我插的哼声连连。这次也没维持太久就射精了。射完精後我趴在妈身上抱着妈,妈一直亲吻我,就像以前那样子。

    缠绵了一会後,我起身来让妈喘口气。妈怕有人进来所以把衣服穿上,然後两人一起坐在床上聊聊天。妈问我这几年来她都不跟我亲热,我会不会很气她。我说不会,但是会很想。妈抱着我聊了很久,聊她的心理感受,其实妈也是会想,只是找不道台阶下。妈又问我她是不是老很多了,这时妈已经过四十了,确实是老了些。我没说话,妈说她也知道她人老珠黄了,原本想就算她想我大概也提不起兴趣了。妈是比以前老了些,但还是可以让我感觉兴奋。我亲了妈一下,在妈的耳旁轻声说我还要。妈笑得很开心,叫我躺平,然後她开始亲吻我全身,从头到脖子到胸部,最後停在阴茎上吸了起来。

    然後妈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跨坐在我身上,用女上男下的姿式做起来了。我好惊讶,因为妈一向都很被动的,很害羞的。我坐在我身上不断的上下摇着,把妈的衣服拉开让乳房露出来。露出来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摇摆,性感极了。我怕妈太累,所以也一上一下的挺着。

    没多久妈的高潮来了,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喘气。我把妈翻过来,用我最喜欢的老汉推车努力的干着妈的小穴,然後又换狗爬式。前前後後我们换了好多姿式,到最後两人都精疲力尽,妈帮我吹喇叭吹出来。

    事後休息了一下,妈就赶紧回房了。我觉得身上黏黏的,於是到浴室想冲个澡。没想到就在浴室门口遇到姐姐,姐很神秘的拉着我回房间。回房间後我问姐什麽是干嘛神秘兮兮的,结果姐说我刚跟妈做爱她全都看见了。我有点吃惊,但不会紧张,因为跟姐已有一腿了。姐说她本来晚上想来找我的,结果被妈捷足先登了。姐问我还有没有力气,我说有呀。於是姐要我先去洗个澡,她在房间等我。

    我洗好回房间,姐正坐在床上。我关上房门上床跟姐说我和妈干了两次,鸡鸡有点累了,要姐帮我吹喇叭把它吹硬。姐二话不说,脱掉我的裤子握的我的阴茎就往嘴里塞了。跟妈吹的一样舒服,但姐的舌头会翻滚,比妈高明多了。很快的就硬起来了,然後我把姐的衣服脱光,拉开姐的双腿时姐的穴已经湿了一大片了。我握着阴茎插了进去,姐很舒服的叫了起来,我连忙把姐的嘴捂住,叫姐小声点。

    由於第叁次了,干了很久都出不来,最後我跟姐都受不了了。姐问我要不要试试肛交,我听了又吃了一惊。我当然要呀,於是我问姐真的可以吗,姐说可以,她曾被她老公插过屁眼,但她老公的阴茎比我的小多了,她说要小心点。於是我把姐翻身成狗爬式,涂些口水在姐的屁眼上跟我的龟头上,然後握着阴茎对准屁眼开始插。可能是没经验,还是不够润滑,怎麽插就是插不进去,反而弄得我的龟头好痛。後来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放弃。

    最後为了要射精,只好插到姐的嘴中抽插,直到射精。射完精後姐说她的嘴巴很酸很痛,喉咙也被我顶得很想呕吐,大概明天不能吃东西了。

    就这样每天晚上都跟妈和姐大战,妈上半夜,姐下半夜,然後我白天睡觉。

    春假结束後回学校上课,有时候姐会来找我,然後我们就会找家宾馆大战一场。姐说我的性能力比她老公强多了,鸡鸡也大多了。我也没让姐失望,每次都会让姐高潮连连,呼声震天。叫床姐就比妈强多了,妈也是会叫床,但很含蓄,很节制。姐一点都不节制,叫得又大声,又淫秽,什麽肉麻恶心话全叫得出口,有时就这样被叫到射精。

    在多次的尝试之後,我终於成功的插姐的屁眼了。我套上保险套又抹婴儿油,姐的屁眼也抹,连屁眼里面都用手指伸进去抹。然後进一点一点的插进去了,插得姐龇牙裂嘴的,又是哭又是叫,可是我在兴头上也不管这麽多了,大起大落直插到射精才停下来。

    事後姐一直怪我不会惜香怜玉,痛了好几天才恢复。我倒觉得姐太小看我这根宝贝了,以为就像她老公一样短小。不过插屁眼真的很爽,而且不是因为屁眼比较紧,而是那种感觉,一种凌虐的感觉。之後每次跟姐做爱就会要求肛交,姐每次都会答应。

    跟姐肛交上了瘾,有一次就打妈的主意。我问妈可不可以肛交,妈听不懂,我解释给妈听,妈听了觉得很不可思议,觉的插屁眼实在太奇怪了。我怎麽跟她解释都不行,後来乾脆去租 A片,趁家没人的时候放给妈看。妈看得目瞪口呆,觉得那麽大的一根阴茎插进屁眼里去根本就是在耍特技,不是正常的性行为。我讲给姐听,姐说乾脆把两人合力把妈绑起来,让我大干特干一番。我知道姐是开玩笑的,不过倒有点想这样子做。

    跟姐之间的事没能隐藏太久,大概是我和姐太嚣张的,而且姐叫床声又大。老爸睡一楼可能还没关系,但妈的房间跟我就只隔着浴室,万一妈或妹半夜起床上厕所,那就很容易被发现了。但是姐不大怕被妈和妹发现,因为妈跟我早在好多年前就做了,大不了母女一起来。被小妹知道也无所谓,因为姐向来跟小妹最要好,连离婚的事全家都只有小妹跟她站在同一阵线。

    以我们嚣张的程度当然是被发现了,第一个发现的是妈。妈半夜起床想下楼喝水,在走廊听到姐的叫床声。妈就在我房间门口听,然後回房间发现姐不在床上,所以确定是我跟姐在房间做爱。

    隔天姐去上班时妈就到我房间问我了,那时我刚盥洗完在房间发呆。妈进来坐在床沿就问我昨晚是不是跟姐在做爱,我心一震,但随既稳定下来,因为我早知道迟早会被妈或妹发现。於是我承认了,妈没说什麽,也不能说什麽,因为妈自己都跟我有很密切的性关系,伦常观念已站不住脚。妈叹口气问说有多久了,有多濒繁。我意识到妈是在吃醋,因为姐比妈年轻,比妈漂亮,身材也比妈好。不管从任何角度看,就做爱对象的条件而言,姐都比妈好。妈当然有自知,所以妈吃醋了。

    我仔细的看着妈,发觉妈真的老了。脸上的皱纹一天比一天多,皮肤也慢慢的变粗糙,失去光泽。身材也走样了,下半身变臃肿,乳房也萎缩下垂。但我还是觉得妈很性感的,还是让我很兴奋的,或许是我有乱伦癖吧,跟自己的妈做爱就倍觉兴奋。

    妈没说什麽,但我知道妈想说什麽。我抱着妈说我还是很爱妈的,妈问我以後还会不会跟她做,我说只要妈愿意我就会做。然後妈就出去了,我很难过,我情愿妈骂我一顿,但现在却变成妈害怕我有新欢就不再理她了。这种害怕失去所爱的感觉我很能够了解,所以我特别心痛。

    那天睡午觉时我到妈的房间跟妈做了几乎一个下午,从躺着,趴着,跪着,坐着,站着,几乎用尽了想得出来的姿式。从房间做到浴室,到楼梯口。妈高潮一次我干次,我也射了好几次。

    晚餐後,妈私底下跟我说晚上就让我陪姐,但是要注意身体。晚上姐来我房间的时候,我把事情告诉姐了。姐听了说要去找妈谈一谈,我说最好不要,因为妹也在妈房里睡,姐说那到我房间谈好了。我无所谓,反正事情都曝光了,大家摊开来谈一谈也好,总比闷在心里不上不下来得好。於是姐就把妈请来我房间,然後叁个人就谈起来了。大都是姐在跟妈谈,我坐在旁边有点像透明的。谈得都很心平气合,因为两个女人有点同病相怜,两人都是另一半不行了,有性需求。

    最後她们说好叁个人维持目前的关系,但不要让我太操劳了,喔,终於想到我的存在了。然後妈笑着叫我跟姐要早点睡,不要玩太晚了,她就转身回房了。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何不来个叁人游戏。於是我低声跟姐说让妈跟我们一起做,姐笑着说我想一箭双雕,然後就追出去把妈拉回来。她们一进门我就把房门锁起来,妈莫名其妙问我们要干什麽,姐跟妈说要两女服侍一夫。然後就开始脱妈的衣服,我也帮姐。妈一面挣扎一面说难为情,但很快的身上衣服全被剥光了。然後我跟姐也全脱了,叁个人就挤在我床上玩了起来。

    姐说妈很辛苦,要我先干妈。但妈说下午已经干了很多次了,要我先干姐。我看她们推来推去了,就决定先由妈来。我躺着,然後叫妈跨坐在我头上我帮她口交,同时姐也在下面帮我吹喇叭。等我硬了,妈的穴也湿了,我让妈躺下来腿张开,我握着阴茎开始干妈的穴了。边干姐还帮我推屁股,有时推太大力了妈就被干得哇哇叫。姐推了一会不推了,坐在妈旁边搓揉妈的奶子,然後又把妈的奶头含到嘴里。妈被我跟姐上下围攻,爽得全身乱颤,哼声连连。

    姐开始往上亲,亲妈的肩膀,脖子,脸颊,最後嘴对嘴就亲下去了。妈大该爽得搞不清楚谁是谁,跟姐就热吻起来了,四唇相接,两舌缠绕,就比跟我亲嘴来热情。妈来了好几次高潮,神智开始有点迷糊了,从穴流出来的淫水,把床单都弄 了,连我的卵蛋跟大腿也都湿了。

    我看妈差不多了,该换干姐了。我把阴茎拔出来,叫姐用狗爬式的,我从後面插进去。姐大概等太久了,我一插进去姐就叫,我连忙把姐的嘴捂起来,连妈都吓了一跳而清醒。我用力的干着姐的穴,妈也不甘寂寞在一旁搓姐的奶子,不过姐的奶子不怎麽大,虽然妈的奶子有点下垂了,但看起来比姐还大。我一直换姿式,而且一直忍着不射,因为我还想在干妈,然後要在妈的穴里射。

    突然间我想插姐的屁眼给妈看,看看妈会不会就让我插她的屁眼。於是我又把姐翻成狗爬式,然後告诉姐我要插屁眼了。我握着阴茎对准姐的屁眼开始缓缓的插进去。妈在一旁很好奇的看着,看我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插进去,直到全根没入。然後我照例开始猛抽猛插,姐大概也知道我是故意插给妈看的,也就配合着淫声连连,一副爽到骨子里的样子。

    我边插边看着妈,妈很注意的看着我的阴茎在姐的屁眼来回进出。我问妈说要不要试试看,妈想了一想还是摇摇头。我心想没关系,早晚有一天妈会肯的。既然已经插到屁眼了,也不能又插妈的穴了,於是就猛烈的冲刺一番,把精液射在姐的屁眼里。

    就这样叁人世界维持了好一段时间,一有机会就大玩叁人游戏。妈一样做个称职的主妇,除了煮饭洗衣外,还多一项任务,就是有空档时和儿子母子相奸。姐也离婚了,叁票对一票, 全家就老爸反对。我和妈则是另有如意算盘。而妹原本就赞成,反正妹对姐夫也从来就没想法。--------------------------------------------------------------------------------(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