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浪漫人妻的浪漫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20   
    方着名的商品批发市场,繁华程度不亚于大都市。张小峰和静姐下午开始逛,洽谈看几个批发商,合作意
    向基本确定,静在商谈过程中,展现了一个职业女性的魅力,不仅价格便宜了许
    多,更让批发商佩服,张小峰心里别提多美多羡慕了,眼睛始终不离静姐,静姐
    发现后有点骄傲有点羞涩。

      由于人太多,费了很大劲才找了一家不大的宾馆,而且只有一个房间。张小
    峰面带紧张的看看静姐,静姐脸色微红,只是有点尴尬的看了张小峰一眼。服务
    员鄙视的看着他们,不耐烦的说:住不住,后面还有人呢?办理好入住手续,紧
    张的跟着静姐进入四楼房间。

      房间不大,两张床几乎挨着,卫生间也不大,一个坐便,一个热水器带淋浴,
    还算干净,空调不太好用,显示温度十八度,感觉很闷热。静姐长出一口气说:
    人老了,感觉有点累,弟弟倒是很轻松,一点都不疲惫啊。说完坐在床上。

      张小峰满脸汗水,抱怨的说:真对不起姐,这条件太不好了。静姐微笑着说:
    没关系,我是吃过苦的,看你热的,先冲个凉吧。说完脱下外套,只穿一件吊带。
    张小峰浑身燥热,下体支起帐篷,红着脸,快速逃进卫生间。静姐不觉脸色微红,
    嘴角路出微笑,靠在床头,若有所思。

      张小峰怎么也冲洗不去燥热,胯下的鸡巴峭立,洗完后,穿上内裤,犹豫的
    走出卫生间,弯着腰,脸红红的,紧张的坐在床边,不敢接近静姐。静姐看出张
    小峰的尴尬,故作轻松的说:弟弟身体不错呀,很结实,我也冲个凉吧,热死了。
    说完起身走向卫生间。

      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心桐此刻正坐在咖啡厅,和那个不在孤独喝着咖啡。心
    桐还没进过咖啡厅,也没有在如此浪漫的氛围里和一个男人,确切的说,一个在
    网络操过自己无数次的男人一切面对面聊天。

      通过交谈,知道他叫熊金洁,心桐也把真实名字告诉了他,熊金洁改变了称
    呼:桐,你今天好美,好性感。心桐心跳脸红的小声说:我都快成老太婆了,比
    你大好几岁呢。熊金洁微笑着说:在我眼里,你才是最美的,和你度过的时光,
    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桐,看着我。说完伸手抓住心桐因为紧张而冰冷的手。

      心桐一阵战栗,温暖的热流从手上传来,传进大脑,异常温暖,更有一股奇
    异的能量,传入下体,心桐知道,自己流水了,眼里发出兴奋的光芒,有点娇羞
    的注视着这个男人,这个给了自己无数次高潮的男人,深邃的眼睛,性感的嘴唇,
    有股男性美,和雄性魅力。

      话语是多余的,熊金洁叫过服务生买单,拉着心桐的手走出咖啡厅,进入对
    面的快捷酒店,心桐低着头,不敢看周围的人,慢慢的依靠在熊金洁身上,浑身
    无力,忘记了是怎么进入房间的。

      刚关上门反锁,两个人几乎同时迫不及待的搂抱在一起,寻找彼此饥渴的唇,
    心桐的舌头被熊金洁吸进嘴里,津液在两个人热吻中相互品尝,呼吸彼此熟悉又
    陌生的气息。熊金洁的双手伸进心桐内裤,用力揉捏心桐丰满的大屁股。心桐迷
    乱的陶醉了,扭动身躯。

      踉跄的搂抱着来到床前,松开心桐舌头,熊金洁嘴角流着两个人的口水,彼
    此注视对方,眼里的欲火在燃烧。熊金洁喉结抖动几下,兴奋的低声说:桐,我
    要你。心桐没有说话,用行动告诉熊金洁,快速褪去衣服,赤裸的站在熊金洁面
    前。

      熊金洁注视心桐,伸手捧住心桐的脸,慢慢的抚摸,往下,在往下,搂住心
    桐的腰,慢慢的把嘴靠近心桐乳头,伸出舌尖,轻轻舔弄几下,在用力吸进嘴里
    吮吸,心桐感觉心都被吸出来一样,用手按着熊金洁的头,嘴里发出兴奋的呻吟:
    嗯,嗯,舒服,吃吧,我的野老公,用力吃,啊,啊。

      熊金洁跪下,把脸埋进心桐浓郁的阴毛,闻着心桐散发出来性的气息,深深
    陶醉其中。心桐忍不住分开双腿,耻骨前挺,闭上眼睛,她要真实感受网络里的
    虚拟幻觉,那双有力的手,抓捏大屁股,手指扫过屁股沟,心桐敏感的颤抖呻吟,
    被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双腿分开,最隐私的部位暴露在熊金洁面前。

      心桐听见脱衣服的声音,知道那颗大鸡巴要进入自己体内,不觉收缩几下阴
    道。熊金洁激动的说:骚老婆,逼豆豆动了,俯下身,吻住阴帝,舌尖抵住阴帝
    舔弄。心桐颤抖的发出淫叫:啊,啊,舒服,舒服啊,就是那,对对,啊,啊。

      第一次口交的心桐受不了了,叫着高潮了,淫水流出阴道,被熊金洁舔舐,
    舌头巧妙的在阴帝,阴道来回舔,心桐欲火更加炙热,感觉到床一沉,一股雄性
    的气息扑鼻而来,带着温热的体温。

      心桐睁开眼睛,就在眼前,看见的是熊金洁跨在脸上的屁股,那颗黑大的鸡
    巴,乌黑的大蛋,阴毛一直连接到肛门。此刻的心桐,非但没有反感这种气味,
    反而激起强烈的欲望,张开嘴,吸住大卵蛋,鼻子尖触碰在肛门,大脑已经亢奋
    到了极点。

      熊金洁呻吟几声:啊,啊,骚老婆,吃鸡巴,吃我鸡巴,用我教你的方法吃,
    快,啊。心桐费力的把坚硬的鸡巴握住,张开嘴,慢慢把鬼头吃进嘴里吮吸,熊
    金洁闷哼一声,掰开心桐双腿,狂吸阴道和阴帝。

      一轮口交过后,两张带着各自淫液的嘴紧紧吸在一起热吻,心桐感觉到了,
    那颗大黑鸡巴在阴道口,马上就要进入自己体内,双腿分的大大的,在熊金洁一
    声闷哼和心桐一声野老公的叫声中,深深插入心桐阴道,心桐感觉好满好张,麻
    麻的,抽出,进入,每一次带给心桐的都是快感的战栗。

      熊金洁脸开始兴奋的扭曲,低沉的说:骚逼,操你呢,告诉我,喜欢我操你
    骚逼吗?你是谁的骚逼。心桐扭动着,早已不知道羞耻,只有快感带来的生理反
    应和心里刺激,不假思索的迎合:操我,啊,啊,我是你的骚逼,喜欢你操我,
    啊,啊,操我,我要你操我,啊啊,啊。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沉醉在性快感的男女纠缠在一起,在心桐高潮两次后,
    被熊金洁翻过了,撅着大屁股,熊金洁用力插进鸡巴,拍打着大屁股,呱嗒呱嗒
    的猛操,嘴里发出几乎带着愤怒的叫声「骚逼,操死你,发情的母狗,操死你。

      心桐迷乱的淫叫:操死我吧,我是母狗,狗逼欠操,啊啊,野老公操我逼,
    用力操,啊啊,啊。几下大力抽插,在淫叫声中,火热的静夜摄入心桐体内。

      疲惫的搂抱在一起亲吻彼此,心桐喘息着说:坏蛋,你把我教坏了,你怎么
    这么多花样啊,坦白,你有过几个女人。

      熊金洁有点黯然了,吻了心桐一口说:桐,你是我第二个女人,真的,你想
    知道我是怎么会的吗?我告诉你,是我老婆教我的,说完拿起手机拨了电话,按
    了免提键,嘟嘟半天,一个喘息着的女人声音:老公,有,有事吗?熊金洁看似
    平静的说:没事,注意休息。说完挂断电话,把脸埋进心桐的双乳间。

      心桐感觉到他在流泪,她也听出熊金洁的老婆正在做爱,不觉爱莲的搂紧熊
    金洁,温柔的说:我懂了,对不起,不该问你这些。

      白沟宾馆里,静姐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张小峰傻傻的看着静姐,不知所措。
    静姐羞涩的说:傻弟弟,姐都老了,有这么好看吗?说完轻轻的坐在张小峰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和静姐在一起,张小峰感觉非常温馨,非常轻松愉悦,通过
    这段时间聊天,对静姐有某些依恋和依赖,心里有什么话多想和静姐说,包括和
    心桐之间的感情变化以及性问题,静姐每次都会安静的听他说完,然后理性的帮
    他分析,每次都会让他心悦诚服。

      同时,每次和静姐聊天,莫名的有种冲动,身体会自然有反应。他也和静姐
    说过,静姐完全理解他的反应,告诉他很正常,而且静姐说她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们有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所以今天在一起感觉并不陌生,有种很熟悉的
    感觉。

      张小峰慢慢把头靠在静姐裸露的肩膀,像个孩子依偎在妈妈怀抱一样,感觉
    好温暖。静姐轻轻搂住张小峰,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感受彼此,慢慢地,
    两张嘴吻在一起,自然地搂在一起。

      彷彿喃喃私语一样,静姐轻声呼唤:「弟弟,好弟弟。」

      张小峰温柔回答:「姐,好想姐。」

      张小峰压在静姐身上,静姐身上的浴巾掉落在床边,丰满的双乳在张小峰的
    身下挤压得变形。

      静姐搂着张小峰,温柔的爱抚后背,慢慢地爱抚张小峰的屁股,在结实的屁
    股上开始揉捏,张小峰坚硬的鸡巴急需一个温暖的洞容纳。

      静姐温柔的分开双腿,梦癡一样柔声说:「进来吧弟弟,姐准备好了,啊!
    好硬啊!弟弟,啊……进来了,动起来吧弟弟,弟弟……啊……」

      张小峰犹如进入一片汪洋的大海,尽情畅游,在静姐温柔的主导下,不同的
    体位,不同的感官刺激,静姐低声的呻吟,喃喃的话语引导:「弟弟,嗯嗯……
    再大力一点,嗯……啊……弟弟好样的,弟弟好威猛啊!弟弟,啊……舒服就叫
    出来,叫出来呀!弟弟……」

      张小峰癡迷的挺动鸡巴,兴奋的低声说:「姐,姐,我……我要你,我……
    我操你!啊……啊……」说出操你之后,刺激的张小峰用力插入,喷射出全部精
    液,喘息着依偎在静姐怀里,享受着静姐温柔的爱抚。

      静姐温柔的说:「弟弟,感觉好吗?告诉姐,你现在想什么好吗?」

      张小峰小声说:「姐,好舒服,我感觉好幸福。姐太好了,谢谢你给我的幸
    福和快乐。」

      静姐接着说道:「弟弟,姐也很快乐,好久没有高潮了,谢谢弟弟给我的高
    潮。弟弟,刚才你说髒话了,姐不喜欢。」

      张小峰惊恐的说:「姐,对不起,我……我亵渎了姐。姐,你生气了吗?原
    谅我好吗?」

      静姐平静的说:「弟弟,姐不是生气。你知道吗?刚才那一刻,你是在发泄
    心里的愤怒,因为你老婆和别人聊天说这些,对你有很大影响。姐不想你和我只
    是发泄性欲,我不是随便的女人,我是真的和弟弟有感觉才和你一起出来的。你
    知道吗?我和你姐夫做爱的时候,你姐夫也说髒话,我也会在情欲高涨的时候说
    几句,但不多,我始终认为,只有感情到了一定程度,姐会自发的有所表现。这
    段时间,你和我说的,我都有深刻的体会,姐理解你,但姐不是你发泄的对象。
    告诉姐,如果你老婆某一天真的出轨了,你会怎么做?」

      张小峰呆住了,说实话,他还真没想,或者说没敢想过,茫然的说:「姐,
    我……我不知道,我……我没想过,也许会离婚吧!」

      听完张小峰毫无底气的答覆后,静姐摇摇头说:「那你想过没有,离婚后怎
    么样,你敢保证再找一个完美的女人吗?会比你现在的老婆优秀吗?」

      张小峰无言以对。

      静姐接着说:「那你想过没有,假如你老婆知道我们做爱会怎么样吗?假如
    我老公知道会怎么样吗?」

      张小峰不禁流下冷汗,是啊,心桐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静姐老公要是
    知道又会怎么样呢?

      静姐歎息一声说:「弟弟,告诉我,你以前幸福吗?」

      张小峰点头说:「姐,在没有发现她的聊天记录以前,我很幸福,真的很幸
    福。可我看过聊天记录以后,我说不清什么是幸福,很纠结,很茫然。」

      静姐温柔的说:「嗯,其实你现在也很幸福,我和你姐夫也很幸福。但说实
    话,我和你姐夫这几年不性福,他早泄了,姐不满足;你和你老婆也不性福,你
    并不知道她需要什么样的性爱。弟弟,听姐的话,你要做的是如何和老婆沟通,
    你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样你们才会和谐。现在的夫妻,不像以前,性爱越来
    越重要了,你不瞭解女人对这方面的需求,你也不懂,所以老婆才会这样。」

      张小峰认真的说:「姐,我不知道为什么和她在这方面的事说不出口,没有
    和你这样随意,可以什么心里话都说。姐,你对我是什么感情呢?你会后悔吗?
    我不后悔和姐。」

      静姐幽幽的说:「弟弟,姐也不会后悔。我对你的感情很複杂,开始是同情
    你多,慢慢地把你当作弟弟,再后来,当成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而且,姐和你
    聊天的时候,身体有反应,有做爱的冲动,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就是煎熬,是姐不
    好,姐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觉,才会答应你一起出来。唉!冤孽呀!马上五十了,
    还是抗拒不了诱惑,但是我绝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也不会,你懂吗?」

      张小峰有点迷茫的说:「姐,我知道你很善良,也不是随便的女人。你知道
    吗?姐在我心里,是高尚的,谢谢姐。」

      静姐爱惜的说:「你对我某种程度是依恋,把我当成情感的寄託了,弟弟,
    姐需要你有感情的和我做爱,而不是发泄你的性欲,更不是报复你老婆的实际行
    为,姐才会珍惜你。」

      张小峰感动的紧紧依靠在静姐怀里,温暖的怀抱,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
    馨,不自觉的用手握住静姐一只乳房,张开嘴含进一只乳头吮吸,动情的吮吸。
    静姐呻吟一声,柔柔的说:「弟弟,弟弟下面有反应了,姐感觉到了。弟弟,我
    们做爱吧!」说完亲吻了张小峰额头一口。

         ***    ***    ***    ***

      心桐此刻正蜷缩在熊金洁怀里,倾听他的故事,熊金洁无奈的说:「桐,你
    知道吗?我其实很压抑、很纠结,自从知道老婆和领导有奸情以后,我心里发生
    了变化,每次和她做爱都有种报复的心理,我会辱骂她、羞辱她,以为这样可以
    发泄心里的不满和摧残她的身心。可我发现,她不但不反感或愤怒,却很享受,
    每次都高潮不断,我很不理解。

      又一次做完爱后,我问她是什么感觉,她回答说:『女人从心里是想被征服
    的,一个男人如果能让一个女人臣服在他的鸡巴下,那也是一种本事,这样的男
    人才是女人身体的最爱。』

      桐,我当时心里感觉到莫大的耻辱,原来她不仅是为了工作而出轨,更说明
    她被那个领导用鸡巴征服了。我恨自己工作无能,恨自己没有用鸡巴征服老婆,
    恨自己连工作都找不到,靠老婆生活。你知道一个男人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是
    当了王八,还得装作不知道。

      那段时间我无精打采的,不过她对我还是很好,从没抱怨过什么,也没有抛
    弃我,我不知道我是爱她还是恨她,我也不明白,她是不是还爱我,整天闷闷不
    乐。后来,他们单位装修,领导把採购这种肥缺交给她负责,就这样,她认识了
    一个卖装饰材料的大老闆,全市有十多个店面,各种建材和装饰材料都有,慢慢
    地,她开始和我商量,打算让我开店卖地板,我说哪有钱啊,她说她会想办法安
    排。」

      心桐似乎预感到这个店是怎么开的了,不觉对这个男人的遭遇更加同情。

      熊金洁接着说:「我想,你已经猜到了。没错,这个店就是那个老闆帮助开
    的,货源也是他给的,一切都是他给办的,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他有求於我老
    婆,还很感激他。开业半年,生意就很好了,总觉得亏欠他,就找了个时间请他
    吃饭,我老婆也一起。

      就在那次吃饭,由於高兴,多喝了几杯,是他开车送我们回家去的。你知道
    吗?在我蒙头转向的睡着后,以为我不会醒过来,谁知道我没一会就口渴的醒了
    过来,发现老婆不在身边,迷迷糊糊的下床想去倒水,我看见了,就在我家客厅
    里,我老婆正撅着屁股让那个老闆操。」说到这,熊金洁身体有点颤抖。

      心桐听了不觉气愤的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太过份了!金洁,你是怎么解
    决的?」

      熊金洁长歎一声说:「唉,怎么解决,我想冲出去痛打他,可我清楚听见我
    老婆在小声淫叫,她……她在叫那个人用力操她,说她喜欢让他操。我……我无
    能啊!眼看着他们干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我却没有动,只是瘫坐在地上。」说完
    流下眼泪。

      心桐为熊金洁擦拭眼泪,温柔的说:「金洁,你好可怜啊,原来你有这样的
    经历,我理解你的心情。好了,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

      熊金洁搂住心桐,动情的说:「桐,自从认识你,我打开了心扉,把不可告
    人的秘密告诉你,是你给我安慰,让我感动。桐,当你和我说出你性不满足后,
    我总觉得我应该,也有能力给你,你又一次点燃我的激情,我谢谢你。」

      张小峰和静姐的第二次做爱是充满柔情,无限缠绵,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织在
    一起。汗水尽情的流,张小峰粗重的呼吸着,不知疲倦的耕耘在静姐成熟丰满的
    肉体上,静姐高抬双腿,接纳更深入的抽插,和着刚射过的精液,整个鸡巴被一
    层白浆包裹,滑滑的,每一次插入都会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刺激着两个
    人的神经。

      静姐动情的迎合扭动,嘴里呻吟不断:「啊,啊……弟弟,弟弟好厉害,姐
    爱你,啊,啊……弟弟,姐好舒服,好开心,啊……啊…………」

      张小峰受到静姐的鼓舞,更加卖力,每一次都深入浅出,汗水滴落在静姐身
    上,脸上。

      静姐舔舐着张小峰的汗水,低低的轻声说:「弟弟的汗水鹹鹹的,姐要吃了
    你,弟弟好有力啊,啊……啊……弟弟,吻我,揉我乳房,我们下体紧紧相连不
    分开,啊,啊……」

      张小峰兴奋的用力按住静姐大乳房揉捏,脸因为高度亢奋而扭曲了,集中在
    鸡巴上的能量无法发泄,高涨的欲火让他眼睛发红,呼吸急促。静姐注视着张小
    峰的变化,心里和生理也跟着发生变化,快感更加强烈,放大声音呼唤:「弟弟
    ,啊啊……弟弟,停下,换个姿势,弟弟。」

      静姐翻过身,撅起大屁股,阴道流出的白浆和淫液滑落在阴毛上,闪着光,
    张小峰兴奋的握住坚硬的鸡巴,猛地插入静姐阴道,手上黏糊糊的搂住静姐胯部
    ,用力抽插,「咕叽,咕叽」的抽插声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让静姐沉迷在性爱
    里。

      静姐脸深深埋进枕头,「嗯嗯啊啊」的呻吟,带着颤音的引导张小峰:「啊
    ,啊……弟弟,弟弟叫吧,尽情的叫出来,姐,姐现在想,啊……啊……想你叫
    ,别憋了,弟弟,姐投入了,姐想了,姐要,要高潮,啊……啊…………」

      张小峰再也控制不住了,低沉的颤抖的叫:「啊,啊,姐,我,我操你,操
    你骚逼,啊啊……」

      静姐浑身颤抖,阴道急剧收缩,大声淫叫:「弟弟操我,啊,啊……弟弟操
    姐骚逼,啊,啊……弟弟大鸡巴把姐操高潮了,啊……啊……」

      张小峰所有能量集中在鸡巴,大吼一声,喷射而出的精液注入静姐体内,两
    个人颤抖的下体紧紧相连,许久,软下来的鸡巴才缓缓的,不情愿的滑出静姐阴
    道。

      两个人疲惫的躺在床上,静姐脸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的翻过身,依偎在张
    小峰怀里,过来一会才温柔的说:「弟弟好厉害,我们这次做了一个小时,姐好
    满足好快乐呀,快洗洗吧,都是汗水了。」

      两个人幸福满足的起来,进入卫生间,静姐看着张小峰的鸡巴上白花花的,
    又看见自己阴道流出白花花的精液,不觉脸更红了,打开淋浴,温柔的先给张小
    峰清洗鸡巴,张小峰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    ***    ***    ***

      心桐此刻充满同情的爱抚这个绿帽男人,此刻的她忘记了丈夫也被自己戴了
    绿帽,用女人的温柔亲吻熊金洁落泪的眼睛,抚摸结实的胸肌。熊金洁享受着心
    桐的爱抚,慢慢伸手抚摸心桐的屁股,欲火又开始燃烧,鸡巴挺立起来跳动,呼
    吸变得急促。

      熊金洁眼里冒着光,翻身按住心桐,手在心桐乳房用力揉捏,恶狠狠的亲吻
    心桐,一只手指伸入心桐阴道抠弄。心桐又一次被唤起性欲,扭动身躯呻吟。熊
    金洁技术嫺熟的在心桐每一处敏感带游走,刺激的心桐不能自已,失声淫叫。

      熊金洁坏坏的蹲在心桐脸上,命令的说:「骚逼,舔我屁眼,舔舒服了好操
    你。」

      心桐失去了自我,忘情的伸出舌头舔弄熊金洁屁眼。熊金洁兴奋的呻吟不断
    ,眼里慢慢发出淫邪的光芒。

      心桐沉浸在淫欲里,肉体的快感让她失去了理智和思维,当熊金洁以命令的
    口气淫邪的话语羞辱时,她感觉到的是更大更强烈的感官刺激,肉体剧烈反应,
    也许是她积压多年的性欲以这种爆发似的激发出来有关吧。

      熊金洁淫笑几声说道:「骚老婆,想我操你吗?掰开骚逼。」

      心桐扭动着卷起双腿,双手掰开阴唇,淫荡的说:「野老公,操骚老婆逼吧
    ,逼好痒,好想你大鸡巴插。」

      熊金洁挺着鸡巴,对准心桐阴道插了进去,几下抽插,熊金洁扭曲的脸,淫
    邪的注视心桐:「骚货,贱逼,操死你,快回答我,你是不是贱逼,欠操的贱逼
    。」

      心桐迷离着双眼,迎合着抽插,变音的回答:「操死我吧,我是你的贱逼,
    啊啊……啊……操死我了,啊,啊……我,我愿意让你操死啊,啊……」

      熊金洁狂笑着说:「骚逼,以后让我操不?」

      心桐淫叫着回答:「让,就让你大鸡巴操,啊,啊……来了,来了,啊,啊
    ……啊…………」

      两对男女,一对同时出轨的夫妻,不同的心态,不同的氛围,共同的是,他
    们都不在忠诚於对方,偷情的欢愉让他们忘记了昨天的平静生活。

         ***    ***    ***    ***

      第二天,张小峰陪着静姐又逛了一上午,静姐买了很多东西,有女儿的,有
    老公的,还给张小峰买了一件衬衫,又帮张小峰选了几件女人衣服,告诉他回家
    送给老婆,张小峰感激异常,也想给静姐买件衣服,被静姐微笑拒绝了。

      快到家的时候,静姐温柔的说:「弟弟,回家后要好好对待老婆。」

      张小峰默然的点点头说:「姐,我,我舍不得你,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
    在见面。」

      静姐微笑着说:「弟弟,原谅姐,不可能经常和你见面,我们都有家庭,年
    龄差很多,不过姐答应你,我们还会见面的。」

      告别静姐,张小峰茫然的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了,心桐早已做好饭等自己
    了,头一次感觉心桐好陌生,强装笑脸。

      心桐心里感觉好恐惧,恐惧昨夜的疯狂,恐惧肉体的快感已经不能控制,恐
    惧老公的笑脸,不只是愧疚。当老公拿出给自己买的衣服后,不自觉的流下眼泪
    ,这种感觉很複杂,说不清楚。

      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可两个人的心,已经发生了巨变。当张小峰躺在床上搂
    着心桐的时刻,心桐虽然依靠在老公胸前,屁股却不自主的往后挪了挪,离老公
    远点;张小峰同样不想心桐碰到自己鸡巴,也往后挪了挪,就这样,上半身紧搂
    ,下半身远离,各怀心事,慢慢入睡。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格外恩爱,几乎形影不离,有说有笑,只
    是没有做爱,都没有表现出需要。

      张小峰只是偶尔和静姐聊几句,也都是家常话,谁也没有说过分的话,心桐
    是不敢联系熊金洁,她心里在抗衡,她知道不应该再有了,她怕,她怕一旦联系
    ,自己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肉体,只有对老公好点心里才平衡一些。可夜里,性
    欲的狂躁,让她又不得不想熊金洁火热的鸡巴,疯狂的操弄,淫邪的羞辱,那是
    老公从没给过的快乐高潮,她现在就是不想和老公做爱。

      张小峰同样有着负罪感,尽量对老婆好,可就是找不到和静姐那种全身心投
    入的爱欲,不断的问自己,难道真的爱上这个比自己大九岁的女人了吗?说不清
    楚。

      他们都在渴望什么,又怕什么,在表面恩爱的背后,是一种煎熬。

      新农村改造提前了,通知已经下发每一户,钉子户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都愿
    意,又分楼又分钱,好多人开始浮躁不安,暴发户的效应开始蔓延,家家买车,
    生活无形变得奢靡起来。

      张小峰和心桐也很亢奋,不但可以分两套房子,还有各种补偿加在一起将近
    一百万,自己原来还在市里买了一套,怎么能不激动。夫妻商量了,先把市里那
    套房子装修,先住着,在市里好地点找找个店铺从新开始。

      装修计画好了,张小峰想到第一个人就是静姐,应该告诉静姐这个好消息。
    心桐更加激动,装修用地板,熊金洁就卖地板,想到熊金洁,心就狂跳,下体就
    有反应,拿起手机,打,还是不打,犹豫不决。熊金洁兑现了诺言,没有给自己
    打电话,没有骚扰自己。对,我是为了给家装修,没事的,没事的,颤抖的拨出
    电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