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轻熟妇的诱惑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43   

    去年年底我被调到一个分公司任部门经理,由于工作原因,我能接触到各种年轻的白领,我能从不同的女人身上感受来自于她们的温柔。另外,听说负责我们这个部门的外企的业务代表32岁的瀚婷很漂亮,那天一早刚进公司,我看到正在门口四处张望的瀚婷,就痛恨自己的肺活量太小,虽然隔着规规矩矩的黑色职业套装,但是她身上那无比性感的气息混着校园的涩涩青草味道,瞬间直扑面而来。

    瀚婷那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饱含着少妇特有的妩媚,双眼彷佛弯着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微笑,.一米六二的身高,批着齐肩烫卷了得的秀髮,紧身的弹力裤勾勒出下体饱满的曲缐,修长浑圆的大腿,给人的感觉真是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

    第一次的会议上,我就违反常规的站起来不断走来走去。随着双手姿势的不断变换,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无比的自信,甚至有些掩饰不住的轻狂,为得是给瀚婷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其间我用客气的眼神去仔细查看瀚婷身上的每一个细枝末节。看到这个美女白皙的面庞涌上一片淡红,散会后我在和大家一起离开会议室的时候,用手背轻轻地擦了一下前面瀚婷那性感而又富有弹力臀部的下半沿,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也放慢脚步,可是沒有回头,这说明她知道是谁幹的。

    我知道自己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装作毫不知情的走到前面去。我知道从以往的经歷中,只要肯勾引,那些看上去很保守的良家女人,在现代社会中,她们既想保持好名声,又很想尝试偷情的刺激,只要勾引得法,沒有你操不到女人自己。

    在2个月之前,经过几个月的试探和熟悉,我下决心搞定瀚婷,正逢她们公司在外地开经销商会,按照我们公司的规模,本来我可以派个部门主管去,根本不用我去,但我想就借工作之便找机会上她,于是就争取参加了。

    到的那天晚上,瀚婷负责的另一家经销商请客,她让我和带去的2个人也参加了,一共两桌吧,吃饭的时候,我找机会主动挨着她坐下来,让细心的同行发现了,一阵起哄,我也借势和大家开起玩笑。

    「这顶级美女谁不想挨着坐。」我和大家打混着,拿起了一杯啤酒。借着站起来的时候,我用肘尖轻轻顶了一下瀚婷鼓鼓的胸部,她被顶个措不及防,红着脸抬起头看了一眼我。我一饮而盡,在坐下的时候,又借势用肘尖顶了一下她鼓起的胸部。瀚婷这次已经有所预感,可是也不好意思当众大动作的躲开,只好生生的顶下来,当作什么都沒有发生。

    我借着和大家的杯来盅去,用肘尖顶了瀚婷四、五次。她一反常态的话很少,闷在那里自己喝酒和吃菜,我都感觉到那里的反弹力道越来越大,她的脸是越来越红,却从来沒有躲过一次。其间我还玩笑打馄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吃完饭大概10点半左右,当天我喝了不少酒,瀚婷也被同事劝了喝了有一瓶红酒,虽然沒看出来她喝多了,但是小脸红扑扑的,非常诱惑,也许是酒喝多了的原因,下楼梯时我差点摔倒,她就扶住了我,然后说:刘总,你喝多了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呀?

    就在瀚婷说要不要送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大脑突然就产生了一些想法。我笑了笑说:好吧,今天该你送我回去了。于是我就把瀚婷扶住我的手抓到了我的手里,我就牵着她的手往我们住得酒店走。在路上我还开了她几句玩笑,到了我酒店,瀚婷就跟我一起上楼,她住8楼,我住10楼。

    进了电梯,我浑身躁动,眼睛一直趁瀚婷不注意勐瞄她挺拔的胸部,她穿的是一件短袖T恤,随着电梯的上行,乳房也轻微的一上一下抖动着,腋下露出了几丝腋毛,一点也沒给人骯髒的感觉,反倒让我更加不能把持。眼睛扫向她胸部的频率更快更强更犀利。

    把我送到房间,又给我倒了杯水,瀚婷说:你喝那么多,早点睡吧,我回去了。然后她就站起来真的要走。见她站起来要走,我就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她看着我说:幹嘛,我得回去了。

    我还是抓着瀚婷的手,看着她说:今晚能不走吗?留下来陪我好吗?

    瀚婷说:你是不是喝多了,抓紧睡吧!我站起来一下子就把瀚婷抱在怀里,同时嘴也向她吻去,她挣扎着不肯,我继续侵佔她,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开始亲她的嘴,她扭着头不允许,然后瀚婷好像有些无奈的样子说:你怎么这个样子,我看你确实喝多了,赶紧休息吧!我真的回去了。

    我抱紧瀚婷,在她的脸庞和耳朵上吻起来,她还是扭着不停,我的手加紧了力度,同时在她的背上上下抚摸起来,此刻,虽然我眼前的女人还在手脚并用的挣扎着,但是依我1米7多地健硕的体格,註定了她要任我蹂躏。

    瀚婷的脸涨得通红,我用手捧住了她的脸,继续努力的想亲她的嘴,她紧紧咬住牙不肯我的舌头进去,我只好含住她的嘴唇吮舔。我鸡巴一下子坚硬如铁,硬硬的顶在瀚婷的阴部,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坚硬,挣扎的更加剧烈。

    我把瀚婷推到床边,把她压倒,并且很强硬的吻了上去,起初她还有些反抗,挣扎着,但是不知是体力不济还是内心防缐崩溃,沒一分钟她就打开了她紧闭的牙关,我的舌头顺利的伸进了她的口里,与她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我看着自己怀中的猎物,心里非常满意,从瀚婷那柔嫩的嘴唇中他深深体验到她天性的温顺与良家的羞怯。

    我的嘴继续在瀚婷的脸上亲来亲去,我的手顺势摸到她的胸前,哦,很明显的感觉到那团肉,是那么的柔软而富有弹性,而且不算小!瀚婷乳房应该是32B,第一次摸上去,感觉真是太爽了。瀚婷的乳房很有弹性,虽然还是隔着衣服摸,已经觉得很过瘾了。感受到瀚婷的唿吸越来越急促,我也有些控制不住了,我双手开始伸入她的T恤里面,去摸她的乳房,并且迅速的把奶罩拉低,直到乳头露出来,我拉开了她的奶罩,双手紧紧握住了那对浑圆的玉乳,坚挺,光滑。我用舌尖轻佻她那粒深色的乳头。

    瀚婷这时才反应过来,用手推我,叫我停下。我当然不会让瀚婷把我推开,我依然亲吻着她的乳头,并且用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去抚摸她的另一个乳房。

    我能感觉到瀚婷很兴奋,她的唿吸急促了,她的面色红润了,胸部不停的起伏,而且她也有了些轻微的呻吟声,原来女人的兴奋点是如此的强烈。

    我感觉瀚婷已失去了控制,她的手也慢慢的摸向了我的背,我见她有些动情,我也感到很兴奋,我的右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她的双手从我颈后绕过来,她的舌头却不由自主的和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彼此贪婪的吸吮对方嘴里的津液,我们的舌激烈的纠缠。瀚婷的舌头很柔软。我盡情的吮吸着。

    我几乎不费力气的脱掉了瀚婷的T恤和胸罩,露出了她全部的乳房,光滑的臂膀,纤细的腰肢,潮红的嘴唇,妩媚的眼神,让我呆呆的不能动弹。我吻遍了瀚婷的脖子与乳房,双手开始下滑,嘴唇紧紧咬住她乳头,刚刚放弃上身的反抗,一瞬间,我手指已经滑进了她的牛仔裤里面,摸到了她性感的翘臀。

    瀚婷的脸扭动得更厉害了,屁股却不动,我又向前摸去,顺着小腹摸到了她的毛,毛茸茸的,不出我所料,阴部早湿的一塌煳涂。瀚婷感觉我的手触碰到了那个最最敏感的位置,无力的挣扎了几次之后,她沒有力气了。瀚婷把小腹靠紧了我的小腹,一股股的体热传递过来,我知道我的鸡巴已经硬得翘起来了。在我的手指进入瀚婷身体的瞬间,她彻底放弃了抵抗,浑身彻底的瘫软下来。

    瀚婷很柔顺的任我胡来,我看着眼前的小少妇在我怀里闭着眼睛,抚摸着別人老婆的身体,我很有满足感,我亲这她的嘴,一只手脱她的裤子,她自己也顺从的用腿配合着我把裤子褪下来。瀚婷的两条腿很白、很直和很丰满,穿着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裤,当她脱下小裤衩之后,整个玉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可能瀚婷是第一次和我上床的缘故,开始这她比较羞涩。我调整了一下身体,拉着她的手去摸我的鸡巴,我可以感到她的犹豫,但一碰到我的阴茎以后,就把手缩回去了,随着我的抚摸渐渐加深,她开始轻轻呻叫起来,她的腰肢开始扭动,在渴望着什么。

    进入瀚婷的身体是个美妙的感觉:不用任何扶助,我那已经很硬的阴茎就顺着她的大腿滑入她的阴道。我觉得鸡巴插进了一个热腾腾的泥潭里,里面是那么温软,那么滑润,一点阻力也沒有,我在瀚婷的屄里肆意地搅动。

    我又惊奇又兴奋,从来沒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性交,也沒见过在床上这么疯狂的女人。只见瀚婷脸色潮红,头髮也乱了,流着汗水,两个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不敢相信这个平时高傲、端庄、成熟,非常矜持的瀚婷也可以如此淫荡,如此狂放,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于是一把把瀚婷翻过来,把住她的屁股,腰部一沈,用力往内一顶,扑哧一声一插到底。我沿着瀚婷的阴缝里摩擦着,感觉着那里奇嫩无比的感觉,双手在后面抱住两瓣肥美的臀部揉搓着,她屁股很光滑,像陶瓷一般感觉不出一丝瑕疵,饱满而有弹性。我大动作地插起来,爽得要死。

    瀚婷浑身开始抖动,也舒服得哼叫起来。紧紧抱着我,不由自主地便摆动柳腰,迎合着我的肉棒,脸上也露出娇媚动人的神态。

    太刺激了,不一会我就觉得控制不住了,我使劲地狠插到底,忽然瀚婷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扇肥屁股,鸡巴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这一次,我跟瀚婷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去后,瀚婷趴在我边上沒有动,我也四肢无力,膝盖以下都沒有知觉,这是我从不曾体验过的性交带来的快感和享受。

    激情过后,我用纸巾擦擦瀚婷汗洇洇的脸,发现她眼角竟然有一点点泪痕。

    看着瀚婷,她确实哭了。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我趴在她身旁,问她怎么了?瀚婷也沒有理我。依旧什么话也不说,也停止了哭泣。虽然我清醒了,可是心里的欲火还是沒有退下,毕竟这是惦记已久的女人了。

    我就试探的问瀚婷:今晚留下別走好吗?她好像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你真的喝多了,你不能这样。我就问瀚婷:你不走了吧?令我沒想到的是她居然点了点头。

    我们相拥着沈沈睡去……等我们双双醒来的时候已到了第二天的9点的时间,我这才细细地欣赏眼前这具胴体,瀚婷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每个部分烫都是圆润的曲缐,阴阜十分饱满,不浓不稀的阴毛遮住鼓鼓的阴庭,露出两片小小的阴唇,两条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

    我欣赏着,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瀚婷一口吞下去。她略带羞涩地对我说:看够了沒有?

    我把傢伙凑近她的头,同时轻轻的把瀚婷的头向我跨间钩一钩,暗示她给我吹一吹,她慢慢的把头凑过来,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只是小口的舔,后来她张大口的向里面吞竟然快全吞进去了。

    我感到我的阴茎被一阵温暖和湿润的包绕着,一个柔软的舌头在触动我的龟头,几个柔软的手指在抚弄我的睪丸,阴茎在刺激下逐渐兴奋涨大,一阵快感充满了全身。我捧着她的头一前一后的在她的小嘴里面抽插,很温润很紧,还有咕噜声音,孜孜作响。

    口交真的是我的最爱,一个是能给我感官上的刺激,而口交除了性快感之外更能给我一种征服感!试想,当你躺着,而女人却跪在那里,像似奴隶般乖巧的服侍你,你可以按着她的头幹她的嘴巴,也可以射精在她嘴巴里脸上,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是不是犹如帝王,尤其还是別人的老婆给你口交。

    瀚婷轻柔的吻开始亲吻我身上每一寸肌肤,并用她32B的乳房摩擦我的身体;她用手握住我的阴茎,舔我的睪丸,并将我的睪丸含在她的口中,用她的舌头轻轻的扫着我的睪丸,亲完一个又亲另一个,开始将我的阴茎含在口中,上下的吞吐着,并且用舌头舔我的龟头,用手抚弄我的睪丸,瀚婷冲我一笑说你的好大好粗啊;我说你是不是想深喉?

    瀚婷脸红了,小声说:想啊;说完就看着我把我的阴茎含进她的口中,一直含到我的阴茎根处,我感到我的龟头进入了她的喉咙,好舒服啊!我说你用口让我舒服一次吧。瀚婷加快了口交的速度,我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

    我感到一阵快感从下体传遍全身,我感到一股射精的欲望,我说我快了,她加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我感到我的阴茎发涨,阴茎一跳一跳的,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瀚婷的口中,我感到从沒有过的射精快感,精液射进她的口中,在我的阴茎停止跳动之后她才停止了真空的吮吸。

    她光着身子跑到卫生间里把精液吐出来,回来后冲我一笑,说:你射的好多啊!又把我的阴茎含在嘴中,射精后的阴茎还沒有软下来,而且更加敏感,瀚婷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好舒服好刺激好爽啊!

    眼看到中午了,只好起身简单洗洗,瀚婷穿衣时我一直在摸她的乳房,她也让我摸着一直到出门前才扣上扣子。我俩紧紧拥抱吻別,她的嘴唇软软的,接吻也很有技巧,弄得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下午继续开会,吃完晚饭,我带她去咖啡店喝咖啡,然后去了一家我常去的酒吧,喝到10点多,便回酒店。

    喝得满脸通红的瀚婷,甚是可爱,我们坐在沙发上亲热了一会,我们一起去洗了个鸳鸯浴,互相给对方洗澡,洗了热水澡后,我们又做爱。

    这一次,由于已不在生疏,瀚婷放得很开,十分刺激,有一种沈浸在肉欲的海洋中的感觉。我使劲地抽插着,使劲地往瀚婷的屄里插着,极为过瘾。过后,我抱着她躺在那儿,静静地摸着她那浑圆的肩头和光滑的背部,让她讲以前的故事。

    瀚婷说上大学二年级时,跟班里的一个男生好了1年,初吻就是给他的,其间他多次要求,她都沒肯,后来终于被他带到家里脱光了衣服,也有了器官接触,但沒做成。估计那男孩太兴奋紧张了,我心想:他也真够苯的,放着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幹……后来大学三年级时跟一个高年级的男生谈了2年,其间做爱若干次,由于在宿舍,每次都很快,次数也不是特別多。

    工作1年多后进了现在这家外企,沒去多久,有一个外籍老闆,喜欢上了瀚婷,上班时带她到了他住的地方,那时她还刚到外企,所有的事都很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了什么。当那个老外抱住瀚婷,说在中国沒有女人的时候,她完全吓呆了,煳里煳涂地就和他发生了性关系。

    不过很快那个人就回美国了,也就断了。瀚婷说那半年每週要陪他一次。她说那人虽然快50了,但床上厉害,不过那人在走之前,把她的工资和职位都大幅提高,也不算是操蛋之人。

    其间还有无数追求者,不乏老总级的人物,瀚婷均巧妙拒绝,所以在大家的口碑中,她是个本分的良家妇女。

    唯一的一次以外是瀚婷去英国出差,碰到了一个中国导游,可能是那一段和她老公鬧矛盾,而那导游又高又壮,能说会道,晚上导游邀请瀚婷到房间里聊天,鬼使神差她就去了,当导游抱住她亲吻的时候,也许是在寂寞陌生的国度,也许是生理的需要,不知怎么想的,就跟他做了一次。

    听了瀚婷这些经歷,我心情也比较复杂,平心而论,她这样一个美女,有过这几个男人实在也不算多。在外企那么乱的环境中,也算保守的了。美女总是被男人关照,这也是娶美女的代价。

    听着听着我也兴奋了,用阴茎背摩擦着瀚婷湿润的阴蒂,每蹭一次,她都轻声叫一下。蹭了大概5分钟,瀚婷开始迷乱了。抱着我的腰用力往下压。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深入的插,我享受着在瀚婷光滑阴道的紧密包裹和暖水的滋润,还有她身体轻微的颤动,她下身迎合着我的深入。

    我换了个姿势,坐起来,把瀚婷的腿抬起来放在肩上,这样我可以看见她的全身正面,大腿和阴茎进出她身体的过程。这种姿势最让我兴奋。瀚婷扭动着身体,呻吟开始大起来,「啊…啊…」瀚婷越喊,我的冲击也越有力。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插她屁眼,不过只有妓女才同意做,反正是別人老婆,玩爽了算。

    「咱们走后门吧」,我试探地说。

    「什么走后门?」瀚婷很天真的问我。

    我不禁笑起来,看来,她的老公沒试过这个。我把她翻过去,让她在床沿跪俯下去。瀚婷的臀部大,白皙而嫩滑。

    可能是因为我老婆比较高大,所以我心里一直比较倾慕于这种体型的女人。

    最可贵的是她的那对32B的乳房,应该说和我老婆差不多,但长在她这样一个好身材的身躯上,更显得傲人和丰满。瀚婷屁股很圆,而且有点往后凸凸的,这种屁股的女人一看就很会做。

    曾经听人说过,十几岁的小伙子看女人的脸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关注女人的胸部;三十以上女人的屁股最能勾起男人的性欲。我觉得不能算完全对,但也确实有一些道理。

    我用手伏着我的阴茎,对准瀚婷的阴道口从后面插,一用力滑进了她的阴道,「噢」她有大大的叫了一声,我的阴茎在她那湿湿的、柔软的、温热的阴道中抽插起来,瀚婷剧烈的晃动着屁股配合着我的每一次抽动,她大声的带着一种哭腔叫着,她一定很久沒有这么性交了,我能感受到她真的很饥渴。

    我双手抓住瀚婷肥白的屁股,抽插的频率很快,小腹撞击着她的屁股「啪啪」直响,她在我的撞击下舒服、陶醉地扭动着。她两腿紧紧的抱着我的腿,屁股不停的动,穴也是一紧一紧的,我靠,真受不了。我用手指沾满了瀚婷的粘液抹向她的屁眼。要知道要想让她听话,现有让她兴奋并润滑她的屁眼。

    很快瀚婷就被我弄得兴奋不已,我用手指试了一下,屁眼也用她的爱液涂顺滑了,我问她,可以进屁眼吗?她的眼神迷离,像哭泣般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说着十分配合地把屁股撅起来,让我更方便地进入,但我感到瀚婷的热全身都绷紧了,脸也埋在了床单里,似乎在抑制着疼痛。

    我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瀚婷的屁眼,我往前顶了顶,龟头已经进去了,只留着阴茎还在外面,看她确实痛得厉害,我就停下了动作,手里抚摸着她的乳头,并问她现在怎么样,让她深唿吸,放轻松。

    过了大概两分钟的样子,知道瀚婷不是很痛了,我就继续往屁眼里顶了过去,这次我不想耽误太久,所以也相对用力,直至阴茎整根进去了,我才停止。这时瀚婷已经痛得叫出声来,眼泪也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可是这时我在意不了那么多,因为我感受到的是,瀚婷的下面很窄,好紧,温度很高。虽然沒抽插,可是我已经感到很爽了。

    又过了两分钟的时间,我看瀚婷的表情也舒缓开了,不是很痛苦的样子了,我就对她说:现在不会痛了,我会轻轻的,会让你舒服的。我的阴茎在瀚婷那温热的屁眼中抽插起来,于是不等她回答我就慢慢的做起了活塞运动,由于她是第一次,比较生涩,并沒动,只是轻声的喘息。

    不过我看着瀚婷微闭眼睛的样子,说不出来的刺激,抽插了两分多钟,我看她身体也开始舒缓,就问她:是不是不痛了?她说:恩,不是很痛了,就是涨。

    于是我稍微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速度,瀚婷的身体也随着我的节奏慢慢配合着,做了将近十分钟,我感觉她抓我胳膊的手开始用力了,并且喘息声明显加大,瀚婷剧烈的晃动着屁股配合着我的每一次抽动,她大声的带着一种哭腔叫着,她一定沒有肛交过,我能感受到。

    瀚婷的屁眼很紧,我可以感觉到阴茎进入后,被紧紧包裹着。我也感到一阵射精的欲望,她的唿吸急剧的加快了,人也越来越兴奋,唿叫声也更大了,我知道瀚婷就快到高潮了,更用力的抽插着。

    瀚婷在我的这个动作下全身阵阵的痉挛和收缩,我知道她来了高潮,我也无法克制射精的欲望,一阵快感从下体迅速佈满全身,我用力的抽插我只觉得一股浓浓的激流从我的阴茎中喷射而出,一直射入她的屁眼。

    我趴在瀚婷的身上,问她是不是舒服了,她并沒有说话,只是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抱着瀚婷到卫生间中沖洗,然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休息,相互摩擦着一丝不挂的身体,盡情的享受那份馀味。由于是赤裸裸地抱在一起,夜里还是忍不住再做了1次,又一次射进瀚婷的身体里……反正只要我的阴茎硬起来了就开始做。

    天亮的时候,我们相拥着昏睡过去了。

    几天里我们疯狂做爱,69,舔阴,口爆,肛交,除了鸡还沒有其他良家跟我做过这么多,那天中午饭后,我送瀚婷上飞机,随后我乘另一个航班到目的地了参加另一个会议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